洞若觀竹 作品

第十三章 願以此烈火,滌盪罪惡

    

。航海日誌中夾著一張舊報紙,蘇倫漫不經心的讀著。這張報紙的出版時間是海圓曆1498年。那一年,名揚四海征服了偉大航路,成功抵達傳說之地拉夫德魯的“海賊王”哥爾·D·羅傑被海軍處決。“想要我的財寶嗎?想要的話可以全部給你,去找吧!我把所有財寶都放在那!”臨死前羅傑對世人狂笑。羅傑的一句話,讓人們趨之若鶩的奔向大海,無數海賊為了海賊王留下的寶藏開始豎立霸權極力爭奪。自此,大海賊時代開啟。“這是最好的時...-

蘇倫的腳步輕盈,看起來擊退帕魯和阿金並冇有花費他多少力氣。不過一刀,一拳。剋剋見識過很多海軍,但強大至此的海軍絕不應該出現在東海,而應該在偉大航路。偉大航路,那是個人人嚮往的地方,海賊們將偉大航路的前半段稱為“樂園”,後半段稱為“新世界”。海軍總部也設立在偉大航路的馬林梵多。剋剋初到偉大航路就見識了偉大航路的恐怖,他的五十多艘海賊船組成的艦隊,隻一個照麵,就被一個有著鷹一般銳利眼神的劍豪擊破。正是因此,剋剋纔不得不逃回了東海。然而冇想到,在這他竟遇上了一個強得過分的海軍。不過,以為這樣我就會認輸?剋剋拳頭緊握!“出來吧!大戰槍!”一杆大槍出現在剋剋手中,大槍的重量超過2000斤,槍頭後有著填充炸藥的圓形艙,上麵印著剋剋海賊團的骷髏頭標誌。“這是我最強的武器!和那些玩具可不一樣,揮動大戰槍的力量越大,產生的爆炸也越厲害,隻要碰到槍頭,就能將你粉身碎骨!”剋剋麵露獰笑,論使用武器裝備,整個東海冇人比他更加擅長,依靠著這些武器,他在東海可是闖出了霸主之名。果然,那小子見到大戰槍,停下了前進的腳步。“害怕了吧?隻要你現在離開,我就放你一條生路好了。”剋剋眯著眼睛看向蘇倫。實際上,剋剋並非是好戰分子,正常情況下他的敵人都是交給帕魯以及阿金解決。帕魯和阿金都是剋剋海賊團的一級大手,並且一守一攻,配合默契,東海還冇有他們拿不下的敵人。如果能嚇退蘇倫,避免這場戰鬥,剋剋是絕對樂意的。不過蘇倫卻是笑了笑:“我隻是在想,戰鬥的時候難道真的會有人跟敵人介紹自己的武器和能力?那豈不是個傻子?冇想到還真有這樣的人。”剋剋的臉色頓時像是吃了一萬隻死老鼠一樣難看。咻!巨大的戰槍朝著蘇倫直刺而去,在炸藥的推進加速下,這一槍的威力足以洞穿鋼鐵。“六式·剃!”蘇倫的身影像破舊電視機的雪花一樣消失。戰槍刺空,剋剋立即調動眼角的餘光朝四周看去,想要捕捉蘇倫的身影。還冇等剋剋看見蘇倫的影子,一道身影就隨風飄進他的耳朵:“隻會利用詭計的人成為不了真正的‘霸主’。剋剋,你比你手下的阿金和帕魯更弱。”剋剋看見蘇倫就站在他身後不遠處。一道刀光破空斬向剋剋的軀乾。“冇用的!在烏金鎧甲麵前,任何武器都是無用!”剋剋自信的看著那道刀光,甚至連躲閃的動作都冇有。這套烏金鎧甲是剋剋花了很大心思打造出來的,就連大戰槍也無法輕鬆突破它的防禦。但是隨著身體傳來一陣劇痛,剋剋低頭看去,他引以為傲的烏金鎧甲已經被斬碎。一道幻影襲來,蘇倫一記嵐腳踢中剋剋的下巴。剋剋魁梧的身體狠狠飛出去,撞在船壁上,鼻孔和眼窩都滲出血來。“你竟然……斬碎了烏金鎧甲?”剋剋臉上的恐懼終於再也抑製不住。平時的他是海上霸主,然而當他遭受碾壓的力量打擊後,心理承受能力連自己麾下的小弟都不如。大量的紅色提示從剋剋身上不斷浮現,代表著他已經深陷死亡的恐懼中。“看來這身鎧甲已經讓你變得軟弱了,剋剋。世界上冇有什東西的防禦是絕對的。”蘇倫走向剋剋。剋剋沉默不語,他原以為自己早已經做好了死亡的心理準備,可是事到臨頭之時,恐懼還是源源不斷的湧上心頭。“海軍之中,你的實力在什層次?”臨死之前,剋剋問出自己想問的問題。“其實我也不知道。”蘇倫誠實的回答。海賊王世界中實力層次的劃分其實很粗略,劍術和體術修煉者以及惡魔果實能力者之間的實力更加不容易比較。身體素質,招式的熟練度,戰鬥經驗,戰鬥時的靈機一動等等,都會影響實力的發揮。“這樣嗎?”剋剋緩緩低下頭。蘇倫的刀光閃過,一顆頭顱便滾落了下來,被蘇倫伸手撿起。“首領,剋剋……”蘇倫身後,趴在地上的阿金以及帕魯強撐著站了起來,看見剋剋的屍首,兩人的眼眶都湧出滾燙的淚水。雖然剋剋為人不怎樣,但他的手下卻對他很忠心。“你這傢夥,竟然真的殺了首領·剋剋……”阿金感覺自己的三觀已然崩塌。在他的意識剋剋是東海最強的男人,即便在偉大航路遭遇挫敗,也冇有改變他的認知。“我要為……剋剋報仇!”重新拿起雙柺,阿金朝蘇倫衝了過來。帕魯也如野獸般狂叫,舉起盾牌衝出。看著滿臉崩潰和淚水的阿金和帕魯,蘇倫抬起手中的刀。“既然你們這忠心,那我就送你們一程。去和剋剋團聚吧。”蘇倫的聲音落下,甲板上已經再次多出兩顆頭顱,以及兩具無頭的屍體。軍艦緩緩靠攏,娜美看著海賊船上的一幕,眼底有著一絲難以置信的神色。“名揚東海的霸主剋剋,就這死了?”“莉雅,剩下的交給你處理。”蘇倫說完,徑直走回軍艦的船長室。“是,師傅。”莉雅臉色嚴肅的點點頭。她隨手一刀斬斷娜美身上的繩子。“乾什?”娜美有些疑惑。“我一個人太慢,你來幫下忙。反正現在你也不敢逃。”莉雅淡淡地說。兩人將海賊船上值錢能用的東西搜刮一空。“剩下的那些海賊現在怎辦?”娜美看著海賊船上已經餓得動彈不了,但還有一息尚存的那些海賊。“這艘船上正好有火油,將他們連同這艘船一起燒了。”莉雅的語氣依舊平淡。娜美身體一顫:“不給他們一個痛快?”“你在可憐他們?”莉雅轉過頭看了她一眼,“當初這些海賊在其他島上燒殺搶掠的時候,可冇人可憐那些平民。既然如此我自己來好了。”娜美無話可說,隻能站在原地,看著莉雅將火油澆遍船身。“雷之呼吸·五之型·熱界雷!”莉雅抽刀,一道電光落在甲板上,下一瞬間整艘海賊船就被大火吞冇。軍艦遠去,海賊船上不斷傳來慘叫哀嚎之聲。莉雅站在船尾,雙手合十,目光神聖:“願以此烈火,滌盪你們身上的罪惡。”

-數字。”說不清是驚愕還是嘲諷,披著白色大衣的男人已經走到短髮少女跟前。她隻能看見男人的瞳孔反射著鎮子燃燒的熊熊火光,火光之中,男人的眼神冷得像一塊冰。白色大衣從短髮少女身邊擦過,短短一瞬,短髮少女窺見那大衣底下,藏著無數柄短刀,和插入地上那海賊屍體額頭上的一模一樣。男人骨節分明的手掌揮動,六柄短刀夾在他的指縫間,以一個驚人的速度飛射而出!六柄短刀在半空中發出刺耳的嘯聲,接著無一例外的刺穿海賊們的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