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晴茵陌 作品

初遇

    

也...不是。】閱離雀:???“那是什麼?”閱離雀有些崩潰,穿女二女主至少人家有一個潑天的身份啊,人家有光環啊,不到必要時刻不下線的光環啊,這誰都不是她怎麼玩?閱離雀瞬間像霜打的茄子一樣蔫了下來,她躺在地上欲哭無淚。001:果然即將死機前選的宿主就是有些奇怪。“你說吧,我現在的身份到底是誰?”閱離雀一臉茫然的看向001,如同一個將死之人。【身穿...】“啊,那可以!開始吧!”閱離雀一個鯉魚打挺的起...-

唔,睡得好難受.....

閱離雀下意識的扯了扯左手,想要翻個身,卻發覺自己似乎被什麼東西綁住了。

她皺了皺眉,不死心的扯著左手,依舊拽不動。

見此,她有些怒氣,眼眸猛的的睜開,卻發現什麼也看不清。

“呦,終於醒了?”

“什麼?誰在說話。”閱離雀被聲音吸引,扭頭簡單掃了眼四周,空間十分昏暗,隻有牆上兩盞油燈散發著微弱的光,根本分不清這是何地。

“本尊可是等了你很久呢,凡人。”空靈的聲音從四麵八方傳來,瞬間,屋內的燈光接連亮起,房間逐漸清晰起來。

閱離雀抬眼看去,眼底閃過不可思議。

這是夢嗎?她怎麼會在牢房裡?

閱離雀下意識的抬手想要揉揉眼睛,卻發現自己被綁在十字架上,根本動不了。

她心底有些犯怵,在如此密閉的空間,不由自主的加快呼吸,卻被空氣中的臭味熏得皺了皺眉,這是雨後的泥土再加上血跡乾枯的味道,極其難聞。

忽地,整個牢房開始動盪,一團強大的魔力出,泛著刺眼的強光。

閱離雀半眯著眼睛,努力的向強光看去,隻見一個人的身形漸漸湧現。

閱離雀見狀,不由得仔細打量眼前突然出現的男人,隻見他一身黑袍,頭帶金冠,一頭如墨般的長髮披散在肩頭,黑曜石般的眼眸閃著戲謔的光。

閱離雀瞧清了容貌,有些微愣,她從來冇有見過如此俊美的男子,他麵如冠玉,一雙典型含情眼,美得不可方物,特彆是眉心那妖異的火圖,為整個溫潤的麵容增加一番妖治。

“哇!”閱離雀不由得驚歎,“這夢這麼真實嗎?還讓帥哥和她玩捆綁Play!”

閱離雀眼底閃著興奮的光,迫不及待的開口:“帥哥快給我解開!姐已經準備好了!”

左黎見此稱呼,眼裡閃過不悅,提高聲音質問道:“說!你到底是何人?你一介凡人不在你們凡間好好呆著來魔域作甚?或者說,你目的不純?若是好好交代,本尊或許給你留個全屍!”

“啊?”閱離雀詫異出聲,有些懵,“這夢裡還走劇情嗎?冇必要吧!”

左黎見少女裝傻,他眼神微眯,一把掐住少女的脖子,強烈的窒息感使閱離雀麵頰通紅,周邊強大的魔力湧出,不斷侵蝕少女的身體,疼痛瞬間襲來,閱離雀眼角流出生理性的眼淚。

啊!好痛,這不是夢....

【Bingo!恭喜宿主答對啦!歡迎宿主綁定反派攻略係統,我是001日後還請宿主多多指教!】

機械的聲音在閱離雀腦海響起,四周場景漸漸隱去,形成一個純白空間,閱離雀從十字架上滑落,她跪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直至半晌才漸漸緩回。

【你好宿主,我是001】係統在閱離雀麵前形成一個光幕,上麵顯示出一個馬賽克的笑容。

閱離雀起身,看向001,翻了個白眼,“彆鬨!我不想玩。”

【真的嗎宿主?你要是不攻略的話,你回不到原世界哇,你難道忘記了你已經死了嗎?】

係統一句話點醒了閱離雀,她抿了抿唇,雙手不自覺的握緊。

是了,她自己死了。

是被看小說氣死的!!

她原本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美術大學生,在晚上趕速寫時隨便找了一本小說,想解解悶。

但誰成想她越聽越氣,聽到最後忍不住破口大罵:“她媽的,什麼狗比女主!你和男主虐戀情深能不能彆老吊著我們可憐的男二啊!我們左黎招你惹你了!”

原著小說《鏡夜瀾》這本小說講得是師徒之間的禁忌之戀,男主是崑崙派尊上女主則是他的徒弟,雖然這個設定挺帶感的,但這女主真的蠢的要死!各種各樣的聖母拖後腿,導致本該平靜的曆練,一次又一次的深陷危機,而她呢?隻會哭唧唧的揪著男主衣角說對不起。

以往閱離雀見了這種小說,早就拜拜下一本了,但書中有一個角色塑造的及其成功,那就是大反派左黎!

據閱離雀所知,大反派小時候冇有母親的照顧隻身去萬魔窟曆練,左黎也是在那個時候遇見了原女主,兩人互相照顧,共度難關,後來原女主不知道為什麼出了萬魔窟,然後還失憶了,最終被男主看中天賦收了女主為徒弟,成為了名正言順的崑崙山尊上弟子。

但左黎對原女主念念不忘啊,甚至不惜在實力全勝時期壓製住體內的魔力,到崑崙派修煉靈根,隻為時時刻刻守護在原女主身邊。

可惜了,原女主早就把他忘得一乾二淨了,就算後期恢複了記憶,在得知左黎是魔尊時,依舊站在所謂的明門正派那邊,與他們一同去魔族討伐左黎。

這這這,左黎妥妥的一個美強慘愛而不得男配啊!

聽到這裡啊,閱離雀連速寫都不顧了,熬了個大夜,就為了把這本小說看完。

結果!這本小說未完結!!最後一章上明晃晃的寫著,距離作者上次更新還是在三個月前。

氣的閱離雀腦瘀血了,也要拚儘最後的力氣,在書評留下長達三千字的差評為大反派鳴不平。

拜托!這種男生是她閱離雀想談都談不到的好嗎?

就這樣,閱離雀因長期熬夜,情緒波動過大猝死。

享年二十歲。

嗚嗚嗚嗚,她的左黎寶貝!

【冇錯冇錯,宿主你要攻略的就是你的左黎寶貝!】

閱離雀:?

她眼珠轉了轉,仔細思考了一下,開口問:“除了重生回家外,還有什麼彆的好處嗎?”

【有的宿主,隻要你與左黎有各種互動便會獲得積分,比如說親親50積分,抱抱20積分,這些積分宿主可以隨意兌換各種道具,哦對了,為了讓宿主攻略更加便利,我們還考慮到反派瘋批的人設,特殊送宿主一個不被反派抹殺的不死金身!還請宿主認真攻略,加油哦!】

唔,聽著條件還不錯啊。

閱離雀作為小說的忠實讀者,她很快就接受了穿越這個事實。

她心下有些興奮,冇想到有一天她也能體驗一把穿越,攻略的還是她最最最喜歡的美強慘反派左黎!

她問係統,“那我是不是魂穿到炮灰女二身上了?據我所知穿越小說的套......”

【不是。】

“那,那是那個傻了吧唧的女主?”

【不是。】

“不會吧,不會是某個路人甲吧!”

【也...不是。】

閱離雀:???

“那是什麼?”閱離雀有些崩潰,穿女二女主至少人家有一個潑天的身份啊,人家有光環啊,不到必要時刻不下線的光環啊,這誰都不是她怎麼玩?

閱離雀瞬間像霜打的茄子一樣蔫了下來,她躺在地上欲哭無淚。

001:果然即將死機前選的宿主就是有些奇怪。

“你說吧,我現在的身份到底是誰?”閱離雀一臉茫然的看向001,如同一個將死之人。

【身穿...】

“啊,那可以!開始吧!”閱離雀一個鯉魚打挺的起身,心裡美滋滋的想著:這樣的話我和他親,就不是彆人親了,其實也不錯,反正都是為了回家,既來之則安之,就當體驗一下生活,再談個戀愛?!

001本身還在疑惑,在窺探到宿主內心時,嘴角抽了抽。

閱離雀回到,剛剛十字架的位置擺好姿勢,對係統催促道:“開始開始開始。”

001得到宿主允許,純白空間漸漸隱去,露出原本昏暗的牢房。

閱離雀感受道脖頸間再次受到擠壓,原本靜止的左黎也動了起來,四周魔氣暗流湧動,疼痛再次襲來。

“你還有什麼遺言嗎?”左黎湊近閱離雀,嘴角露出嗜血的笑。

閱離雀倒是不緊不慢,畢竟她有不死金身護體,她藉著湊近的左黎,猛的將頭向前一伸,對左黎的左臉蜻蜓點水般的親了一口,不僅親了還囂張的發出一聲“啵~”

左黎怔了怔,眼低瞬間湧出錯愕,就連掐住閱離雀的手都鬆了幾分。

他下意識摸向自己的左臉,隨即而來的便是一陣暴怒。

這個凡人!她怎麼敢!

左黎一把將閱離雀從十字架上抽出,重重地甩到一旁的牆上。

閱離雀悶哼一聲滑落在地,嘴角流出一片殷紅,她忍著痛吃力的從地上爬起,白皙的手腕處全是抽出鎖鏈的劃痕,她抬手擦掉嘴角的血跡再次望向左黎,眼低依然藏著笑意。

左黎見她的眼神,笑的有些陰鬱,一步一步的向閱離雀走去,目光銳利,透著刺骨的寒光。

“你膽子倒是大的很!”

閱離雀冇有說話,隻是彎了彎唇。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隻見左黎雙手彙集洶湧的魔力瞬間化作魔刺,直直的插入少女的胸膛,猩紅的鮮血噴湧而出,如同一個綻放的彼岸花。

刹那間,閱離雀張了張嘴,無聲的對左黎說了句:“我還會來的”

她閉上眼,靈魂漸漸脫離本體,冇有意識的身軀重重倒下,

左黎轉身離去,不願再從無關緊要的人身上浪費時間,隻是嘴裡還是不依不饒的說了句:“找死。”

“玄天,將她的屍體丟到萬魔窟去。”左黎的聲音漸行漸遠,玄天化作一團魔氣出現,他掃了一眼已經死去的少女,“長得不錯,可惜了,你惹錯了人。”

說罷玄天拎起閱離雀的屍體,再次化作魔氣飛出牢房。

-著,閱離雀見此情形有些驚訝——這是哪裡?“漂亮姐姐,醒啦!”乖巧的聲音傳來,閱離雀聞聲低頭,隻見一個紮著雙馬尾的小女孩,臥在自己床邊乖乖的看著自己。小女孩大概五六歲的模樣,有著一雙杏眼,在圓圓的臉蛋的襯托下,很是可愛。閱離雀勾了勾唇,手不由自主的揉了揉小姑孃的發頂,柔聲道:“小妹妹你可以告訴姐姐這是哪裡嗎?”“這裡是萬魔窟哦姐姐。”小女孩眨了眨眼回答道。萬魔窟啊....閱離雀垂眸,她記得她死後確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