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君 作品

第03章 先天戰靈獸

    

丘觀主丹成時,立即遠離丹爐,他當時歎氣說,一品九轉金丹成,非先天武者接近不了丹爐,唯有先天武者才能取出這枚金丹。”秀留城隻是一座小城,人口十餘萬,後天武者尚不足萬,更冇有一名先天武者。裴武笑出哈哈爽朗聲進入煉丹房,收斂之後來到韓鎮身旁,他也隻能乾看著煉丹爐。“韓小爺,你我聯手,許能取得金丹。若是有先天武者來臨取金丹,我們淪為看客,我是不甘心,你呢?”裴武說道。“裴三少果然是人中龍鳳之輩,小爺我又豈...-

中午,韓府客廳,九位長老儘在。沐浴之後,一身紫服的韓鎮出現在客廳門口跨步而入,胡護衛關門退出,站得筆直守在門前。韓鎮在主位坐下,目光看向大長老韓宇。韓宇大長老如今八十餘歲,兩道白眉毛已經過臉頰,他是後天九品武者,一生殺敵冇有一百也有八十。老當益壯,是韓家公認的第一猛人。“一個多月前我們韓家子弟在虎戮山發現一處源礦,之後我們派遣了兩波人去勘察,確認是一條長數的源礦,總價值估計有八千萬源石至一億源石。”韓宇大長老臉上依舊露出喜色說道。“莫非開發這條源礦有什難處?”韓鎮詢問道。“我們已經在虎戮山開發了部分源礦,得到大好處足足五百萬源石,一個月前礦洞來了一頭靈獸狻虎,有幾名韓家子弟喪命於狻虎獸口中,所有開發子弟便撤出礦洞。至於是否繼續開發源礦,還需家主你來拿主意。”韓宇大長老將事情一五一十告訴韓鎮。“價值近億的源石,我們韓家不可能放棄。區區一頭狻虎獸,小爺自會處置。”韓鎮霸氣發言。“老夫的意思是我們這些老傢夥一起出手收拾狻虎獸,就算不能擊殺它,趕走它還是不成問題的。”韓宇大長老早有謀劃鏗鏘有力說道。“可以按大長老你計劃的做。”韓鎮應道。八長老韓忠媳婦的馬車,九長老韓誠媳婦的馬車一前一後離開韓府往出城的方向去,兩輛馬車的駕馭者都是婦人,正是八長老媳婦、九長老媳婦的禦用女車伕。每輛車有五個人,八長老媳婦這一輛車內是韓鎮、大長老、二長老韓平、三長老韓良、四長老韓何。“我們乘坐韓忠長老媳婦的馬車出城,裴家那些人絕不會想到車是我們這幾個老傢夥,不至於會派人跟蹤這輛車。”韓宇大長老說道。“即使裴家的探子跟蹤我們也留有後手,保準他們不會一路跟著我們抵達虎戮山。”韓平一臉冷峻說道。裴家的探子的確認出了韓家馬車出城,卻並冇有重視,隻有韓家重量人物出城,才需跟蹤查探。馬車出了秀留城西門,走了二十的官道,這才岔入一條分道口,又走五抵達虎戮山腳。兩輛馬車前後停下,韓鎮及九位長老下了馬車,目光所及就是已經開發的源礦洞口。“狻虎獸就在洞中,若在洞中爭鬥地方狹小我們很難躲避狻虎獸的攻擊,容易造成損傷。需將狻虎獸引出洞外,合我們十人之力趕跑狻虎獸。”韓宇大長老向韓鎮說清楚。韓平長老從儲物戒倒出幾個大箱子,這些箱子都散發著一股腥酸味,韓鎮這些人個個捂住鼻子。“能引出狻虎獸的東西,正要靠這幾箱蚯蚓。”韓平捏住鼻子,將箱子一個個打開。“吼——”源礦洞傳出狻虎獸的叫聲,韓鎮凝目盯緊洞口,靈獸狻虎出現在洞口,正以奔跑的姿勢衝出。狻虎獸的眼睛比人的拳頭還大,腦袋酷似老虎腦袋,唯獨額頭上的“王”紋是“目”紋,它的身軀與靈長類的金剛相似,身上的毛髮每一根都金光燦燦。狻虎獸向著幾口箱子衝來,目標明確。“後退,讓它吃,這些蚯蚓用酒浸泡過。”韓平第一個向後躍走。“為什不用毒藥?”韓鎮追問韓平長老。“天下間還冇有能毒靈獸的藥,或者說靈獸能化解天下毒物。”韓平應道。“二長老,靈獸喝酒會怎樣?”韓鎮好奇向韓平詢問。“會口渴啊。”韓平答道。狻虎獸的嘴巴有臉盆大,四、五口吃光一個箱子內的蚯蚓,幾口箱子一會兒就空蕩蕩了。在狻虎獸吃蚯蚓的空檔,韓鎮十人已經繞到狻虎獸身後,提前阻攔這靈獸返回源石礦洞的退路。“小爺先來會會此獠,打不過諸位長老再出手。”韓鎮凝聚一副靈甲護身,以家主的口吻命令道。九位長老看到韓鎮身附靈甲,個個目光露出震驚之意。韓鎮右手凝聚一杆長槍,提槍一躍而起,淩空揮槍掃向狻虎獸的後腦脖。狻虎獸扭過頭張口朝韓鎮發出咆哮聲,韓鎮雙耳發聵,手中長槍慢上一拍。狻虎獸的前肢揮出,後發先至,拍在刃側上,這杆由靈氣化物而成的長槍槍刃直接被拍散。韓鎮已經無法收勢掃出去的槍捅在狻虎獸的小臂上,這一擊因冇有槍刃連狻虎獸的毛髮都冇打落一根。韓鎮抬起長槍手一抖,長槍槍刃已再化物而出。狻虎獸此刻跳將起來,與韓鎮四目相對。韓鎮與狻虎獸同時發動攻擊,韓鎮長槍朝著狻虎獸刺去,狻虎獸張開大嘴露出一口獠牙往韓鎮身軀咬去。韓鎮有靈甲護身狻虎獸一次攻擊咬不破這層防禦,巨大的力量卻將韓鎮撞落地麵。反觀韓鎮手上並無長槍,那杆長槍此刻正刺在狻虎獸的脖子處。長槍隻是破了狻虎獸一點皮,它皮糙肉厚,破皮而已半個小時就能自愈如初。韓鎮這次手中化物一個大錘,那狻虎獸剛落地韓鎮已經正麵襲至,雙方搏殺,韓鎮仗著靈甲護身不屑防禦狻虎獸的前肢攻擊。狻虎獸受到大錘攻擊,它氣血龐大,根本不將這點皮癢之痛放在心上。韓鎮與狻虎獸交手已有四、五分鍾,韓鎮的兵器從槍、錘、刀、劍、戟、弓箭諸多靈氣化物都使過了,韓鎮、狻虎獸彼此皆奈何不了對方。韓鎮與狻虎獸拉開距離,都原地不動冇有急於戰鬥。狻虎獸看著韓鎮身上的靈甲破損的部位正在恢複。“不愧是靈獸天生強大,憑小爺先天一重天的修為還真奈何不得它。”韓鎮通過剛剛一番戰鬥得到的結論在心中暗道。此時韓鎮卻另有發現,目光落在狻虎獸正大口喘息的大嘴巴上,這說明狻虎獸體力已經大幅度下降。“那些酒蚯蚓的作用終於發揮出來,狻虎獸體內因缺水而疲勞,大長老,輪到我們出手趕走那狻虎獸了。”韓平見狻虎獸喘息,立即對韓宇大長老說道。“家主先前有令,得聽家主的。”韓宇大長老拒絕韓平的提議。

-著葫蘆,露出笑臉。“金丹在小爺手上,我們先前的約定已有勝負。”韓鎮說道。“本少說話算數,可惜了金丹落在你手,就像鮮花插在牛糞上。”裴武不甘的心情溢於言表,諷刺說道。“裴三少你這副模樣,分明是嫉妒小爺我。”韓鎮指著裴武偷偷笑道。裴武冷哼一聲向外走去,韓鎮緊隨其後,二人一前一後走出煉丹房。煉丹房外,胡護衛、韓紜回到韓鎮身邊,兩名裴氏護衛回去裴武身邊。煉丹房外虎皮裙少女仍在,她朝韓鎮、裴武二人抱拳:“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