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辜的粽子 作品

第 2 章

    

她的呼吸變得均勻,慢慢地在母親的懷裡進入了夢鄉。當梅格醒來時,她發現自己仍然壓在母親的身上。她開心地笑了起來,想著這就是天堂嗎?她抬頭看向吉裡夫人,問道:“媽媽,這就是天堂嗎?”吉裡夫人被女兒的問題逗樂了,她麵無表情地掏出懷錶看了看,然後說道:“天堂我不知道,但這周唯一的一場晚飯你是吃不上了。”梅格聽到“晚飯”兩個字,突然想起了什麼,疑惑地問道:“晚飯?媽媽,天堂也有晚飯嗎?”梅格壓在母親的胸前,...-

吉裡夫人離開,就像老師離開教室,哪怕是乖寶寶克莉絲汀也鬆了口氣,順著梅格的力道躺了下來:“梅格你到底在說什麼呀,梅格你的手好冰,你在渾身發抖,你冇有殺了我呀,咱們都冇有木倉。”

梅格看著克莉絲汀那張稚氣未脫的臉,白嫩的皮膚和棕色溫柔的眼睛,心中湧起一股暖流。她喃喃自語道:“感謝上帝,讓你的記憶停留在最快活的日子。上帝真是好人。”

接著,她又低聲唱了起來:“什麼都冇有意義了,任何人都看得出來。一切都無關緊要,對我來說已無關緊要了。”

克莉絲汀聽著梅格的話,心中更加疑惑。她順著梅格的話問道:“那你來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好麼?我很想知道。”

梅格看著克莉絲汀真誠的眼神,心中湧起一股勇氣。她想,也許這是上帝的安排,讓她再次向這位可愛的天使懺悔。於是,她開始娓娓道來自己上一輩子的事情。

“巴黎人民歌劇院一直存在著一個幽靈,大家都叫他劇院魅影。我一直都知道是他,但是我和媽媽不敢說出來。因為是我和媽媽親手把他從馬戲團裡救了出來,給他療傷,帶他到了劇院。為了他更好地在劇院活動,我們甚至把所有的門鑰匙都給了他。我們也不知道這麼多年來他到底對這個劇院做了什麼。”梅格的聲音逐漸變得低沉,“他醜陋,從臉到內心都充滿了邪惡。但是與之相反的是,他的才華是那麼出眾。媽媽教他認字以後,圖書館裡的書他都讀過。劇院下麵的地下空間是他給自己設計的王國,而上麵的歌劇院則是他的玩具。”

“克莉絲汀,你還記得你說的音樂天使嗎?其實就是他。他利用這座歌劇院設計的無數暗門機關營造出了假象。我不知道你現在多大了,但大概幾年之後你成年時,他會變得更加暴躁。他不喜歡新來的西班牙首席卡洛塔夫人,於是製造了各種演出事故。直到在你的教導下,你的歌喉變得成熟可以一鳴驚人時,他給卡洛塔夫人下藥導致失聲,把你推到了台前成為新的名伶。因為嚴肅正直、中規中矩的機械組長約瑟夫叔叔到處說他見過那個幽靈,幽靈就把他吊在舞台上。後來幽靈愛上了你,而你和那個夏尼子爵相戀,他憤怒之下又殺害了新歌劇的男主角皮爾吉,假扮他和你演對手戲,在台上暴露身份帶著你離開。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最後他放過了你們。憲兵進去他的地下王國時發現了能炸燬半個巴黎的炸藥。”

克莉絲汀對梅格所述的故事感到既不可思議又與現實微妙呼應。特彆是當她提及那個從小陪伴在她身邊的音樂天使時,克莉絲汀的心中湧起一股莫名的恐懼。如果這個天使真的是某個幽靈的化身,那麼……她不敢繼續往下想,隻能催促梅格繼續講述。

歌劇院徹底開不下去了,連那些平日裡膽大的貴族夫人和老爺都避之不及。梅格、她的母親,帶著魅影,為了生計,不得不背井離鄉,遠赴美國。在那裡,他們通過一些不為人知的手段,如給賠率低的拳擊手下藥再購買對方贏,賺取了第一桶金,從此開啟了新的人生篇章。然而,好景不長,梅格母女和魅影終究因為各自的目標和追求而分道揚鑣。

說到這裡,梅格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克莉絲汀心疼地抱住她,儘管心中仍有諸多疑問,覺得梅格的精神狀態似乎有些問題,但那雙充滿淚水的藍色眼睛卻讓她無法狠下心來責備。梅格回抱住克莉絲汀,繼續說道:

“我隻知道他後來賺了大錢,甚至成了紐約的首富。而我,則靠著那筆錢發展了我的新愛好。直到有一天,他突然派人來找我,邀請我在他新建的大劇院的新年首秀中擔任女主演。”

就在此時,練習室中突然響起了一個低沉而悅耳的聲音:“梅格小姐,之前你對我的汙衊我可以不計較,但如果你認為你的歌劇會讓我來出演女主角,那簡直是個笑話。”

這個聲音讓梅格憤怒地喊道:“埃裡克!你這個該下地獄的資本家,這裡是我和克莉絲汀懺悔的地方,你給我滾出去!”而克莉絲汀則驚喜地叫道:“音樂天使!”

他冰冷又優雅的聲音從屋子的四麵八方傳來:“資本家?我隻是一個躲在劇院地下室的可憐蟲罷了。你的聲音,與克莉絲汀相比,簡直就是一個癩蛤蟆!”

梅格氣得臉色通紅,她大聲反駁道:“彆以為我不知道你的所作所為!你給卡洛塔女士下藥讓她當眾失聲的事情!你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不擇手段!”

魅影冷笑一聲:“既然你知道我的挑剔那你也應該知道我不可能讓你來當女主角。你的聲音就像未經打磨的石頭一樣尖銳刺耳無法打動人心。”

梅格氣得渾身發抖她回想起過去被埃裡克(魅影)欺騙和利用的經曆心中充滿了怨恨。她怒斥道:“你讓你的手下達瑞斯闖進我的實驗室強行要求我出演你的新劇《席勒的天使》!你以為你可以隨意擺佈我嗎?”

梅格現在想到還是氣的不行。如果不是曾經真的迷戀這個幽靈,又怎麼會心懷期待。

一場激烈的爭執在歌劇院的昏暗角落上演。梅格言辭尖銳,無情地揭露了魅影那精心策劃的陰謀——從零開始調教新的女高音克莉絲汀,這份被他視為傑作的心血。魅影被梅格的直言不諱徹底激怒,他無法容忍自己的完美計劃被如此輕易地戳破。從牆縫中窺視的魅影,眼見克莉絲汀已然被梅格的言辭所動搖,心中湧起一股難以名狀的憤怒。

他迅速確認了自己的麵具仍舊嚴絲合縫地覆蓋著那張充滿怒火又滿是疤痕的半邊臉,隨後啟動了隱藏在牆壁深處的機關。牆麵無聲緩緩旋轉,魅影的身影逐漸顯現。他憤怒地指向梅格,聲音冷冽而尖銳:“梅格小姐,你的聲音就像未經雕琢的頑石,尖銳刺耳,無法觸及人們內心深處的情感。你的高音嘗試,不過是走鋼絲的雜技演員,搖搖欲墜,讓人膽寒。你們母女,你與我之間雖然有著深厚的情感紐帶,但若你果真擁有成為女首席的資質,我自然會全力扶持。然而,事實卻是——你的技藝平庸至極,與克莉絲汀那如天籟之音般的嗓音相比,簡直相形見絀。”

魅影的話語如同一把銳利的匕首,直刺梅格的心頭。還好梅格早已對這位毒舌又心狠的資本家免疫。她誤以為魅影要讓克莉絲汀站在他那邊,於是緊緊拉住克莉絲汀的手,憤慨地說道:“克莉絲汀,你不要相信這個無恥的傢夥!他就是一個冷酷無情的資本家,他提高貧民區的房租,將那些原本屬於窮人的房子和學校拆除,改建成工廠和軍營。他賄賂政府官員,在曼哈頓一手遮天。我正是無法忍受他的殘忍行徑,才和媽媽一起離開的。哈!現在你從地獄裡上來要把我領下去嗎!”

魅影聽到梅格的指控,心中雖然微微一動,但很快就恢複了冷靜。他輕蔑地反駁道:“梅格小姐,你的言辭真是荒謬至極。曼哈頓的貧民區、賄賂政府官員?這些與我何乾?我奉勸你,還是聽從你母親的建議,去那個所謂的瘋人院吧,那裡或許纔是你真正的歸宿。”

眼見兩人之間的爭執愈演愈烈,火藥味越來越濃,年幼的克莉絲汀站了出來。她緊皺著眉頭,思索著如何平息這場紛爭。平時在舞團中,每當有小姑娘吵架時,總是梅格站出來製止,畢竟梅格是教導員吉裡夫人的女兒,天生高其他孤女一頭。但此刻,梅格成了爭吵的一方,克莉絲汀感到有些手足無措。

年輕的克莉絲汀深吸一口氣,她的聲音中透露出一種超越年齡的堅定與勇敢:“請住口,二位!”她的聲音如同清脆又特彆,一聽就讓人想繼續聽她說下去。緊接著,她輕輕地握住了梅格與埃裡克——那位戴著神秘麵具的魅影——的手,示意他們坐下。

克莉絲汀天生就擁有一種讓人無法抗拒的親和力,她那雙明亮的眼睛彷彿能洞察人心。再加上她年幼失去雙親的經曆,讓她在這一刻顯得格外溫柔而又有說服力。當她握住梅格的手時,梅格心中的怒火彷彿被一股暖流撫平,態度瞬間軟化了下來。而另一邊,埃裡克的手被克莉絲汀緊握著,僵了一下,企圖縮回去,但克莉絲汀明明冇有用力,卻讓他無法動彈。

克莉絲汀望向埃裡克,眼中帶著一絲迷茫與好奇:“您……就是那位一直指導我音樂的天使嗎?”她的聲音中充滿了期待,卻也有一絲悲傷。

埃裡克,這位自稱為歌劇院魅影的神秘人物,此刻卻顯得有些侷促不安。他下意識地扯了兩下因為坐下而略顯褶皺的衣服,試圖掩飾自己的不自在。他一直以來都習慣於隱藏在暗處,除了吉裡夫人,他都是用信件和威脅來與他人溝通,最近他甚至想把和吉裡夫人的溝通也改成信件。此刻與人如此近距離的接觸,讓他感到十分不適。尤其是麵對克莉絲汀那清澈無邪的眼神時,他更是感到一陣慌亂。

為了轉移話題,埃裡克開始繞彎子說話。他試圖用複雜的言辭和繞口令來混淆克莉絲汀的思緒:“你,一個年輕而充滿好奇的靈魂,竟然還妄想揣測未來的走向?未來的路途充滿未知與變數,你又如何能夠預知?你不如去問問那位大預言家梅格小姐,她那雙洞察一切的眼睛或許能為你揭示接下來將要發生的神秘之事。”

可憐又可愛的克莉絲汀,她完全不是卑鄙的埃裡克的對手,梅格聽出了對方語氣裡的諷刺,氣呼呼的看著對麵那個幽靈,但是克莉絲汀真的如他所說看向了梅格。

梅格:......

這可如何說,後麵發生的事情,如果隻是和克莉絲汀在這裡,她能順暢的說出來,但是坐在這裡的還有那個卑鄙又可惡的埃裡克。

梅格也不知道是怎麼了,明明死的比他們都晚,心智好像又回到了青少年,難道這就是上帝的旨意麼。

她吭哧吭哧想了半天,最後還是繼續說了下去。

“在那場災難之後……克莉絲汀嫁給了夏尼子爵。”

“夏尼子爵?”克莉絲汀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好奇與驚訝。她對這個名字感到陌生而又好奇,不禁想要瞭解更多。

而埃裡克則在一旁氣得咬牙切齒。他與克莉絲汀已經相識六年之久,在這段時間裡他深深地愛上了這個比他小五歲的芭蕾少女。聽到梅格竟然將克莉絲汀與一個他不認識的小貴族牽線搭橋時他簡直氣炸了肺。但是他又不能對克莉絲汀發火因為她那白嫩的手還緊握著自己的手腕這讓他感到一陣酥麻與愉悅。他心中既生氣又開心簡直亂成了一團麻。

梅格陷入了深深的糾結之中。她望著眼前的克莉絲汀,心中既想繼續講述未來的故事,又不願讓埃裡克這個神秘的魅影在場,但是埃裡克能出現在任何地方,哪怕是在天台,估計也不安全。

想到這,梅格歎了口氣放棄支開埃裡克的想法繼續說了下去。

夏尼子爵,他是個真正的好人。(以梅格的角度看。)你嫁給了他,他並未像其他貴族那樣,限製你追求歌唱的夢想。相反,他全力支援你,讓你在音樂的道路上越走越遠。你最終成為了享譽歐洲的著名女高音,自己則常年在領地諾曼底打理。

克莉絲汀聽得入神,那雙如秋水般清澈的棕眸閃爍著光芒。她似乎被梅格所描繪的未來所吸引,也因為聽到好友祝福自己以後成為女高音感到很是開心。

梅格看了眼不太高興的埃裡克,悄悄翻了個白眼,繼續說道:

但是很不幸,夏尼子爵冇有生育能力,但是你們結婚第一年就有了個孩子,嗯,就是,你懂吧。

梅格胡亂比了個手勢。不過劇院的女生宿舍也會聊一下黃色話題,很明顯,克莉絲汀結合之前的話題,明白了過來,雪白的臉蛋變得粉紅,克莉絲汀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握著魅影手腕的皮膚變得滾燙,讓她匆忙鬆開了握著他的手。

魅影開始冇有明白,但是看到克莉絲汀的表現,聰慧的他也反映了過來,整個練習室變得十分安靜。

-我領下去嗎!”魅影聽到梅格的指控,心中雖然微微一動,但很快就恢複了冷靜。他輕蔑地反駁道:“梅格小姐,你的言辭真是荒謬至極。曼哈頓的貧民區、賄賂政府官員?這些與我何乾?我奉勸你,還是聽從你母親的建議,去那個所謂的瘋人院吧,那裡或許纔是你真正的歸宿。”眼見兩人之間的爭執愈演愈烈,火藥味越來越濃,年幼的克莉絲汀站了出來。她緊皺著眉頭,思索著如何平息這場紛爭。平時在舞團中,每當有小姑娘吵架時,總是梅格站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