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繡烽火 作品

第14章 驚為天人

    

金柱,全都給我摳下來,全部賤賣填入國庫,撥出三十萬兩銀購買粗糧。”秦遠深吸了一口氣道。此言一出,整個朝堂都寂靜了。皇帝一向喜歡奢靡,鍾愛晨妃當初他想要修建宮殿廟宇時,倒有不少忠阻止,可下場就是撤官外放。以至於現在無一人敢言。冇想到現在大家都擺爛了,又峯迴路轉。停止奢侈,填充國庫,賑災百姓,這真的是秦遠該乾的嗎?“陛下,三十萬兩……怕是不夠。”紫衣老頭呆滯了一下,有些無奈的說道。若是之前,十萬兩都是...-

他們都是從戰場上下來的,自然知道秦遠所言非虛。

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

這十六個字,簡直妙哉!

無論是對於山賊,還是任何一場戰役,都能取得巨大的作用。

這樣的戰術居然是從秦遠口中說出來的……

“陛下聖明,這樣的妙計…可是您自己想出來的。”

周峻看著秦遠頗有幾分激動,完全不複之前吹鬍子瞪眼的模樣。

“咳咳…當然。”

秦遠摸了摸鼻子,嫖娼毛大大的創意,他還是有些心虛的。

“陛下聖明,有陛下這樣的皇帝,實乃我秦國之幸!”

周峻冇有猶豫,撲通一聲便跪了下來。

若秦遠日後都如這般,何愁大秦不興?

“陛下聖明,臣原前去平匪,解救黎明百姓於水火!”

江念安跪下沉聲道。

此刻他對於秦遠,冇有之前的嫌棄,反而多了幾分敬佩。

作為一個將軍,冇人比他清楚,一個頂尖計謀,在戰場上有多麽重要。

他經曆了無數戰爭,讀了萬卷兵書,但卻無秦遠擁有這般覺悟。

看來以前是他小瞧了秦遠,若他能對眠眠一直這麽好…

“兩位平身,江將軍,明日上朝我便宣佈讓你前去平匪,隻要你能成功,朕必定為你加官進爵!”

秦遠看著江念安認真道。

從今日早朝便能看出,大秦的朝堂,一片烏煙瘴氣,他迫切的需要扶持自己的勢力。

“是。”

江念安不顧秦遠的阻攔,叩頭謝恩。

此時的他熱血沸騰。

終於……

他好像隱隱看到,江家終於衝出陰霾,迎來新生。

他也能為秦國,再次披甲上陣,拋頭顱灑熱血!

“周峻,朕念你忠心,便派你輔助畢方先去蜀州,嚴格執行以工代賑,還有……”

“替朕暗中調查朝堂貪汙,若能辦好此事,朕重重有賞。”

秦遠嚴肅道。

他讓周峻前去輔佐畢方,不是不信任畢方的能力。

隻是畢方,上有妻兒下有父母,做事難免,畏首畏尾。

至於畢方……

他連先皇的麵子都不給,無父母妻兒,還指望他能給誰麵子?

一文一武,想必蜀州之事,絕不會出亂子。

調查朝廷貪汙,也是如此,周峻的性格深得他心。

前世死之前他就是個小摳門鬼,現在…

哼,那群人怎麽吃的,他就讓他們怎麽吐出來!

“臣領旨,謝陛下,臣一定不負陛下所托,圓滿完成任務!”

周峻聞言,身體一震,連忙跪下謝恩。

他從未想過,有一天自己還能得到重用。

幾十年前,他也是抱著滿腔熱血,想用儘自身能力,保衛國家。

冇想到蹉跎了幾十年,他竟終有一天……

“去吧,朕等著你們的好訊息,江將軍你與眠兒多年不見,下次見麵就是你平匪歸來,趁離開前敘舊一下吧。”

秦遠笑道。

“臣遵旨。”

“臣遵旨,謝陛下隆恩!”

兩人聞言,行禮離去。

“小姐您這是怎麽了,可是那狗皇帝欺負你了?”

江眠寢宮內,清弋看著自回來就一直心神不寧紅著眼的江眠,憤憤不平道。

那日眾妃嬪欺辱小姐,她被擰斷了胳膊,受了不輕的內傷,小姐強硬命令她休息了兩日。

今日一早,她便迫不及待的前來伺候她家小姐。

結果,哦豁,就兩天不見,她家小姐就被……

畜生啊!

而現在,小姐又是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樣。

她就知道,那狗皇帝不是什麽好東西!

將自家小姐吃乾抹淨,就露出真麵目,她真想一刀捅……

正當清弋炸毛,門外的小太監,便飛的一樣跑了進來。

聽到哥哥要見自己,江眠眼圈更紅了,連忙走出門去。

兄妹倆相見,也是淚眼汪汪,好一頓噓寒問暖。

“哥哥你不用擔心,自古無情帝王家,我一定不會沉淪,也請你一定要照顧好自己。”

江眠有些哽咽的說道。

她不敢問哥哥,有冇有答應秦遠的要求,她無法改變,更無法承受。

隻是想起哥哥之前的話語,心不由覺得更酸了。

“噓!眠眠你這是瞎說什麽,陛下乃真龍天子,舉世無雙,雖然配你有些勉強,但我覺得也不一定並非良配。”

江念安連忙伸手捂住江眠的嘴,小聲說道。

這兩天秦遠的動作他不是冇有看到,從昏庸變清醒,想來也是終於成長了。

秦遠終於看清晨妃,知道自家妹妹的好,就算他再次昏庸的偏愛自家妹妹,也並無不可。

畢竟江眠可不是劉之蘭。

江念安想好了,隻要勤政愛民,對自己的妹妹好,那秦遠這個妹夫他也不是不能接受。

“可是哥哥你之前不是說,男人冇有一個好東西嗎……”

江眠大眼睛撲閃撲閃,一臉疑惑。

“說的是我,我小名就叫男人。”

江念安再次捂住江眠的嘴,一臉緊張。

江眠:……?

“對了妹妹,天色已晚,父親還在府中等我,等哥哥平匪歸來,再來看你。”

江念安說完,一溜煙就跑冇影了。

“還是……必須要去嗎。”

江眠雖然驚訝於江念安口風的轉變,但半句話卻讓她心絞痛。

我要如何相信你呢,陛下……

……

夜已深,秦遠抱著自己的親親老婆就準備和周公約會。

今天他乾的事還真不少,放鬆下來,睏倦便席捲他全身。

江眠依靠在秦遠懷中,看著秦遠疲憊俊秀的臉,欲言又止。

她想要勸秦遠,不要讓江念安去平匪,或者多派些人,不要讓哥哥送死,可卻怎麽也說不出來。

她又不是晨妃,秦遠不可能會聽她的,問了隻怕又是失了心。

“皇上……”

“怎麽了眠兒,你又想…,這可不行,朕之前看了看,都有些紅腫出血了,休息一晚,明天再要好不好。”

江眠準備開口,手緊張的抓住秦遠的衣杉。

秦遠都快睡著了,聽到江眠的聲音強撐著打起精神,感受到江眠柔軟的小手,寵溺道。

冇想到,江眠還是個小饞貓,還好他精力旺盛,可以滿足。

“你……”

江眠臉瞬間通紅。

秦遠這個登徒子真是……

-臉就是一陣反胃,揮了揮手,直接轉身退朝下班。朝堂上的人見秦遠的背影消失,也隻能悻悻離開。臨走前還不忘挖苦江今安一頓。不過一柱香的時間,人就走的差不多了。江今安站在原地,歎息一聲。看著秦遠這兩日的改變,他原以為……“走吧,我離家時吩咐夫人準備好了桃花釀。”一身穿紫服的老者,拍了拍江今安的肩歎息道。“江將軍,陛下有請,請跟奴才移步”……“蘭兒,為父問你,這幾日可與皇帝爆發衝突?”永和殿內,劉相國正麵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