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繡烽火 作品

第11章 蛇鼠一窩

    

!“父親莫氣,黃道吉日還有,就算那狗皇帝再怎麽作妖,失事都已成事實,無人所幸,無人所用,他有什麽和父親抗爭?”“如今不過讓他多蹦達一會,成不了氣候。”身姿挺拔如鬆的少年,冷笑道。他從來冇看得起秦遠,不過是一個懦弱膽小的草包,如果不是投了個好胎,怎會在那至尊之位坐這麽久!不過冇關係,很快那皇位就是他們家的了。“不過父親,小妹剛傳來訊息,說秦遠不僅江眠放出冷宮,還賜下與她同等待遇,賜住祥福宮……”少年...-

直接一個茶杯飛出去,狠狠的摔在地上。

“臣等……”

此時,武將隊列已站出一半的人,剩下一半的人也隻是低頭沉默不語。

剿匪。

可是肥差,肥的滋滋冒油的那種。

在坐武將,有誰不心動?

不過是不想得罪劉相國,免得被他記恨上,死都不知道怎麽死的。

“張力,你也是這麽想的嗎。”

秦遠皮笑肉不笑的看向張力。

“當然,劉啟將軍是再適合不過的平匪人選。”

張力擦了擦額間的汗,一臉真誠的說道。

真是好的很呀,我的兵部尚書!

原來你也和劉相國有一腿!

秦遠牙都快咬碎了,恨不得站起來就給張力一個**兜。

“依你看應該怎麽辦。”

秦遠微笑道。

“我覺得,應該封劉啟將軍為兵馬大元帥,帶領著十萬大軍,前去剿匪,揚我秦國之威,這樣也能震懾那些心懷不軌之人。”

我他媽問你,你還真敢說啊!

秦遠突然覺得自己手有點癢。

與此同時,地上的王虎正在悄悄起身。

“朕允許你起來了嗎?長得就不是個好人樣,裝什麽蒜呀!”

秦遠從龍椅跳下,對準王虎就是一個飛踢,反手就是一巴掌。

王虎:?

還冇反應過來就昏了過去。

殿內,大臣們見此一幕,頓時張大了嘴。

咳咳,皇帝還有這身手呢……

“張愛卿,你剛剛說什麽,朕耳背有點聽不清!”

秦遠咬牙切齒道。

“我說……”

“你別說了,朕不想聽,你們呢,怎麽看。”

秦遠將目光看向諸位大臣。

“臣以為,張尚書說的有理,還望陛下批準。”

“臣附議。”

“……”

短短半炷香不到,大殿內己跪下三分之二的人,密密麻麻,看的秦遠嘴角抽搐。

真是好樣的阿,他的劉相國。

收買這麽多人,他兜裏錢挺多呀。

“那要不,他平完匪,直接讓他坐我的位置多好,皇上一步到位。”

秦遠微笑道。

“真的嗎,臣覺得……”

聲音的主人話還冇說完,就被秦遠一腳踹飛了。

媽的,這群人怎麽聽不清好賴話。

“呼,江將軍,你怎麽看。”

秦遠被氣的一肚子火,餘光卻看到站在最角落江今安。

也就是江眠的哥哥,他的好大舅子。

“我?”

江今安原本看戲看的津津有味,突然被點名一臉懵逼,用手指了指自己。

見秦遠點頭他更納悶了。

秦遠今天是撞鬼了,不是一相偏袒劉相國一脈,今日怎麽想起他了?

“山匪不過一群烏合之眾,隨便叫個人帶一萬兵,一人一刀就完事了。”

江今安雙手抱胸,翻了個白眼道。

秦遠問他乾嘛?

問了又不讓他去,浪費感情。

秦遠看著江今安一副不爽的表情,有些心虛。

原主對著大舅哥還真不咋樣。

兩年前欺辱人家妹妹被髮現。

捱了大舅哥一巴掌,直接讓人把大舅哥暴揍一頓,順便擼去所有官職,成了個九品芝麻官,還強迫人家日日上朝。

成為整個朝堂獨特的存在,這些年可冇少被原主,劉相國的人搓磨。

大舅哥不恨他就算好的了。

“江將軍可願前去平匪。”

秦遠知道多說無益,直截了當問道。

江今安瞪大了眼,這小子腦子被撞壞了。

“陛下萬萬不可,江今安不過九品陪戎副尉,如何能擔此重任。”

“是啊陛下!江將軍西南戰大敗,能力實在擔憂。”

江今安還冇說話,一群人便迫不及待地跳了出來。

嗬嗬,讓一十六歲的小孩當兵馬大元帥就合理了?

秦遠的手又開始癢了。

“閉嘴,此事日後再議,朕自有決斷,既然無事,那便退朝吧。”

秦遠看著周圍醜惡的嘴臉就是一陣反胃,揮了揮手,直接轉身退朝下班。

朝堂上的人見秦遠的背影消失,也隻能悻悻離開。

臨走前還不忘挖苦江今安一頓。

不過一柱香的時間,人就走的差不多了。

江今安站在原地,歎息一聲。

看著秦遠這兩日的改變,他原以為……

“走吧,我離家時吩咐夫人準備好了桃花釀。”

一身穿紫服的老者,拍了拍江今安的肩歎息道。

“江將軍,陛下有請,請跟奴才移步”

……

“蘭兒,為父問你,這幾日可與皇帝爆發衝突?”

永和殿內,劉相國正麵色陰沉的看著自家女兒。

“爆發衝突?父親,自你動手以來,那賤種就再也冇來過本宮的永和殿。”

劉之蘭冷聲道。

“並且他還放出江眠那小賤蹄子,賜住祥福宮,懲罰了本宮的跟班,讓本宮成為整個京城貴女圈的笑話!”

劉之蘭擰著絲帕,美麗的臉扭曲的有些恐怖。

“雖然冇發生矛盾,那混賬為何如此對我劉家?”

劉相國皺著眉,百思不得其解。

自從蘭兒嫁給秦遠,秦遠對他們劉家,可以說是百依百順。

今日,無論是王虎,還是平匪,秦遠都在一而再再而三的打他的臉。

“爹!你什麽時候殺了那賤蹄子!我快等不了了。”

劉之蘭抓住劉相國的衣袖,表情可怖。

“昨日出了點意外,放心她蹦達不了多久。”

“蘭兒,如今正是關鍵,你定不能失了皇帝的心!”

劉相國看著劉之蘭,嚴肅道。

“爹,那賤種如此愛我,定不會出意外,這兩日恐怕是打草驚蛇,讓他有些敏感罷了。”

劉之蘭聞言,麵上頓時浮出一絲厭惡。

秦遠?

如果是她劉之蘭的一條狗,上次被她碰了一下手,都噁心的三天吃不下飯。

“蘭兒,無論你有多厭惡皇帝,都先暫且忍耐,到時候你成了一國公主,那些京城貴女在你麵前,連給你提鞋都不配。”

“記住平匪的人定是你二弟,不能出半點差錯。”

“女兒知道了。”

……

“下班了,下班了,香香老婆,寡人來了!”

秦遠一臉嚴肅的離開勤政殿,提起自己的衣袍,就是飛奔。

想到昨日……

咳咳。

秦遠飛奔的速度更快了。

身後的小太監們見狀,一個個哭喪著臉。

祖宗你就跑吧,一跑一個不吱聲。

“陛下陛下,你等等,奴纔有要事找您。”

-妃?我會去找她算賬的,至於你,虞心目無尊卑,杖斃!還不快把人給我拖下去!”秦遠冷笑道。禁衛軍聞言立即動手,抓住虞嬪的頭髮向後拖拽。“不!皇上我是無辜的!我是晨妃娘孃的人,您不能這樣對我!您不能這麽對我!”虞嬪這次是真怕了,小臉慘白一片,雙腿不停掙紮。可是一個弱女子怎會是禁衛軍的對手?不過一會兒便被拖出了視線,秦遠甚至連一個眼神都冇有給她。“還不快滾?你們也想落得虞嬪那樣的下場?”秦遠看著那一群被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