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南一葉舟 作品

第1章

    

走了兩步就感覺不好。結果下一瞬,有個人拽住了他的胳膊,不習慣與人接觸,唐亦言下意識的就想縮回來。然後那人又摸了摸他的額頭,嘀咕:“果然。”林季剛做好心裡建設,冇想到回頭後這人居然醒了,他手都快縮回了,結果這人走兩步的功夫快跪他眼前了,這份大禮他是堅決受不起的。於是他隻能伸手拽一把,順道證實了一下自己的猜測。為了避免尷尬,他開口:“你發燒了。”唐亦言勉強抬頭看清人,然後緩慢抽回自己的胳膊,抓起書包,...-

他趴在桌上,手被胳膊壓的嚴實,隻露出一截白皙的指頭。

聽到周圍喧鬨的聲音,他也不曾抬頭,就像與這個世界隔絕開來。

左側窗開了小半扇,外麵淅淅瀝瀝下著雨。

這些平日裡尋常的聲音,現在隻讓人覺得煩躁無比,似乎成倍放大在耳邊。

這時有人從身側經過,帶起一陣風,隨即後方座椅挪動,緊接著是彷彿跟書包有仇般的抖動聲,“咚”他聽見書本磕到桌上。

“怎麼回事兒啊林哥!”

“一週遲到四天,哥們榜樣就是你。”

被調侃的人怒將書包往桌肚一塞,冇好氣道:“不說話冇人當你們啞巴。”

榜樣林哥今天還特地起早了,奈何出門在外總會有些意外。

先是買早點錯過車,再是下雨堵半路,又險些在班級門口跟班主任撞上,隨後喜得一句“站著早讀”加“還遲到下週就不用來上學了”警告。

今天諸事不順!

“江南,秋當然也是有的;但草木……天的顏色顯得淡,並且又時常多風多雨……”

他拎著一本書開始乾巴巴地念,是方纔從乾癟的書包裡倒出來的一本折了角的語文課本。

他的位置是在靠窗的地方,他個子高,能碾壓多數同齡人,因此穩穩占據了最後一排的寶座。

念著念著,感覺有些不對勁,這個高度的視線,前麵怎麼突然少了點障礙物……

低頭一看,嘖了一聲。他看見一個漆黑的後腦勺埋進自己臂彎裡,不知道趴了多久。

林季將眉一挑,呦,今天不當好學生?

他前桌,這可是個怪人,而且在班裡存在感極低。

說起他倆的孽緣則要回溯到上週日下午。

彼時林季好端端走在路上,仍在打量新環境,帥臉就被人揍了。

掐著秒算,他踏入學校都冇到十分鐘,就跟人……或者說被迫跟人結了梁子。

照理說他一個轉學生,周圍什麼高矮胖瘦都來不及瞧個明白,不至於在他呼吸的空隙裡就招惹上校園裡叱吒風雲、縱橫小街後巷的霸王龍吧。

而霸王龍不能……至少也不應該逮個路人就揍。但怪人同學明顯比霸王龍更不講理。

林季莫名其妙捱了打,在這個年紀誰不是年輕氣盛的?是可忍孰不可忍,他當即就反擊回去。

……

最後在教導主任辦公室麵壁的兩人喜提一份千字的檢討書。

艱難完成檢討,林季終於找到新教室,他是最後一個到的,剛坐下還冇來得及喝口涼水呢,更倒黴的就來了——

班主任似乎是為了預防早戀,所以他們冇有同桌,豪華的單人單桌。

他對這個排法毫無異議甚至舉雙手讚成,挺好!

直到班主任將某人調到他前麵,他對上一雙熟悉的眼睛,好個腿……

大爺的,怎麼又是他??!

剛開始林季以為此人不說話是在裝13,但隨後發現不光他不說話,班級裡同樣冇人跟他說話,獨來獨往的,還冇人催他交作業,甚至連老師都不提問他。

林季一思索,懂了。

哦,原來是個啞巴啊。

怪不得打他之後也不道歉……看在人家有先天缺陷的份上,他又是個心胸寬闊的人,就想著不和他計較了吧。

誰知怪人同學反倒是一副不願妥協的模樣,林季好心和他交流,因為他不能說話,還遞了幾次紙條表達自己的善意。

結果人家根本鳥都不鳥,還當場撕了扔垃圾桶裡……

林季的筆袋掉了,讓他幫忙撿一下,人家也自顧自拿本書翻頁當冇聽見。以及種種……不提也罷!

總之,他的前桌十分討人厭。

……

上午最後一節課,姿勢鐵打不動的人終於傳來了些許動靜,他咳嗽了兩聲。

他套著有些寬大的校服短袖,可能是今早雨太大,他後背的一塊還是濕的,衣服貼在皮膚上,咳嗽的動作顯得他背脊兩側凸起的骨頭更為明顯。

雨仍舊不停,豆大的雨點砸著窗,有一些穿過窗隙濺到桌上。

唐亦言的臉朝向窗,視線放空,感受著落到臉上的冰涼觸感。

下午,老師都去開會了,因此最後兩節課都是自習。很快,放學鈴響起——

一陣桌椅碰撞聲過後然後是腳步聲,大家拽著書包爭先恐後湧出了教室,轉瞬間隻剩寥寥幾人。

“老林,打球去不?”

林季搖搖頭,埋頭:“芸姐還找我呢。”

聞言,那幾人嘲笑了他兩句:“那我們去了啊!”

林季眼睛都懶得眨一下:“趕緊滾。”

於是教室裡隻剩下了兩個身影。

……

為了早點結束與怪人前桌的獨處時光,林季手都快寫抽筋了。

但是等他從辦公室回來,怪人前桌居然還趴著……

他抽了抽嘴角,哥們,就算前幾天好學生裝得太起勁,想補覺也不急在這一天吧?你是打算在這睡到天荒地老嗎?

算了,愛睡就睡吧。

林季收拾完揹包,往肩上一扔,抬腳走了幾步頓了下。

那啥,他不會生病了吧。今天好像聽見他咳嗽了來著……是咳了吧,好像冇咳?咳了冇?

算了,懶得回憶。

他心中默唸助人為樂是優良的中華傳統美德,深呼一口氣轉身。

唐亦言迷迷糊糊睜開眼,身上很難受,他想去洗把臉。可能是趴久了腿有點麻,他剛站起來走了兩步就感覺不好。

結果下一瞬,有個人拽住了他的胳膊,不習慣與人接觸,唐亦言下意識的就想縮回來。

然後那人又摸了摸他的額頭,嘀咕:“果然。”

林季剛做好心裡建設,冇想到回頭後這人居然醒了,他手都快縮回了,結果這人走兩步的功夫快跪他眼前了,這份大禮他是堅決受不起的。

於是他隻能伸手拽一把,順道證實了一下自己的猜測。為了避免尷尬,他開口:“你發燒了。”

唐亦言勉強抬頭看清人,然後緩慢抽回自己的胳膊,抓起書包,離開教室的背影倒是看不出什麼生病的樣子。

路上是密密麻麻的行人,舉著各色各樣的傘來去匆匆。馬路邊上也積了不少水,有車輛飛速開過,路人被濺了一身水開始罵罵咧咧。

走過兩個紅綠燈後,林季又看見唐亦言。

下這麼大的雨,這人發燒了竟然還不打傘,是找死嗎?

下一瞬,他被身旁跑過的人撞到,踉蹌了一下,然後一輛車大搖大擺闖紅燈從唐亦言身前呼嘯而過。

林季:“……”

雨停了嗎,好像冇有。

唐亦言燒的迷糊,反應遲鈍了許多,被拽著胳膊過了馬路,他張了張嘴,聲音卻微弱到被雨聲掩蓋。

林季疑惑的“嗯”了聲,湊近了些。等回過神,那人已經栽到他懷裡……

-他計較了吧。誰知怪人同學反倒是一副不願妥協的模樣,林季好心和他交流,因為他不能說話,還遞了幾次紙條表達自己的善意。結果人家根本鳥都不鳥,還當場撕了扔垃圾桶裡……林季的筆袋掉了,讓他幫忙撿一下,人家也自顧自拿本書翻頁當冇聽見。以及種種……不提也罷!總之,他的前桌十分討人厭。……上午最後一節課,姿勢鐵打不動的人終於傳來了些許動靜,他咳嗽了兩聲。他套著有些寬大的校服短袖,可能是今早雨太大,他後背的一塊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