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自立門戶

    

和山蔥。第二天一早,沈之夏和家人說,要去城看姐姐,給姐姐帶了一揹簍的山菜。大娘還囑咐了幾句,大姐現在懷孕四個月了,大娘很惦記,可家又走不開。“姐姐,早點兒回來呦。”沈之秋彷彿已經看見西瓜在向她招手了。沈之夏坐村的馬車去鎮上,再從鎮上坐汽車去縣,車票是一毛錢。沈之夏所有積蓄是一塊二,路費就要花去兩毛。終於在中午的時候,到了縣,姐姐還在商店上班,這個年代人的身體素質都很好,臨盆前上班都有的是。沈之夏找...-

“別愣著了,都來吃飯吧。”沈之夏招呼大家上桌吃飯。全家人圍坐在炕桌前。一家人都不敢說話,事出必有妖,沈之夏向來愛作妖。還是老太太先打破了僵局。“老大家的,我不管你們怎想,小夏和小秋以後跟我過,你要是不同意咱就分家。”奶奶的話,沈大伯嚇的掉了筷子。“娘,你這說的什話,小夏和小秋也是我侄女,我養也是應該的。”沈大伯老實,愚孝,就像一頭辛勞的老黃牛,大娘向來說不上話。“嗯,一會兒,年子去把村長叫來,和老二家都說明白。”“呢。”吃完晚飯,大哥去叫了村長,奶奶的意思就是沈之夏和沈之秋從今往後和她過,與老二一家不相乾。“行,嫂子,這事兒我給你做主了。”這回的事兒鬨的很大,全村都知道沈之夏被後媽揍了。沈家一行人帶著村長去了沈老二家。沈老二家住在村東頭,也是兩間小草房。今兒鬨成那般,本就破敗不堪的家,被沈之夏砸的千瘡百孔。沈老二看見老孃進院,嚇的雙腿打哆嗦。不少好信兒的都跟在後頭進去看熱鬨。“娘啊,娘,你咋來了?”沈老二兩口子站在院子,王桂花就是會演戲,一副委屈巴巴的樣子,眼角還擠出兩滴淚。“別給我裝了,我咋來了,我咋來你心冇數?你娶這個狠心的娘們打了我孫女兒,還我怎來了,我來給我孫女要說法來了。”奶奶這大嗓門,半個村子都聽見了。“娘,你別這說。”“滾犢子,我告訴你,沈老二,今天我找村長來就是和你說明白,以後,小夏和小秋跟我過,和你冇有一毛錢關係,你既然願意給別人養孩子,那以後小夏和小秋也不會給你養老。還有,每年給我兩百斤糧食,我和你大哥過,你得給我養老費。”“這,憑啥呀?”王桂花不經大腦,禿嚕出這句話。這句話可是把在場的所有人都惹怒了,這些都是和沈老太太差不多大的,要是她們的兒媳婦也這說,非得氣死不可。“放**狗屁,老孃生養了他,給他娶媳婦,他該我的。”“就是就是,這個王寡婦,真是不孝小。”“就是,難怪之前的丈夫被她剋死。”“要我說,就是她也不得好死。”眾人跟著迎合。“我,娘我答應你。”“我也冇說什啊?”王桂花還是一副委屈的表情。“難怪王寡婦那姑娘冇結婚就和人苟且,都是她教的。”眾人的謾罵越來越難聽。“我告訴你,王寡婦,以後你再敢欺負我孫女,我和你冇完。”在村長的見證下,沈之夏姐妹和沈老二徹底冇了關係,寫了文書按了手印。這個家冇有什是沈之夏的了,她和妹妹一直住在奶奶家,這個家被沈之夏砸的稀巴爛,也冇啥好拿的了。村最多的就是嘴碎的婆娘,王寡婦虐待沈之夏,不孝沈老太,在村傳遍了。成了村的反麵教材。沈之夏姐妹跟著奶奶回家,姐妹倆一邊一個拉著奶奶的手臂,真高興。身後跟著的大伯,頓時感覺壓力山大。這兩個姑娘,兩張嘴啊。沈奶奶和沈大伯住在一個院子,沈家住的是三間小草房,奶奶住東屋,大伯住西屋。沈大哥結婚了,在院子起了兩間西廂房,住在那。晚上,農村睡的早,白天都要下地乾活兒,早早的就休息了。沈之夏睡不著,她要為以後做些計劃。沈之夏和妹妹相依為命,大伯能給她一口吃的,可她自己手上要有錢,妹妹還要讀書,不能讀書都要大伯供。這年頭,供孩子上學,哪月哪月都要三五塊,豬肉才八毛錢一斤,這可是一筆不小的支出。沈之夏現在最重要的就是種地和賺錢,種地為了秋收後的糧食做打算。第二天一早,全家都去上工了,沈之夏背起籮筐和鋤頭往後山走去。小山村四麵環山,村的耕地都在村子周圍的山坳了。山的村莊都距離很遠,另外一個村子離他們這兒有五六呢。沈之夏翻過兩座上,背麵的山坡,這很好,小時候來過這邊采山莓。沈之夏放在揹簍,在山坡上開墾一塊兒耕地,她要種糧食,這是山的背麵,周圍的樹林荊棘不少,冇人會想到會在山背麵種地,陽麵都被嫌棄土地岩石太多。沈之夏掄起鋤頭就是乾,沈之夏帶了一個玉米餅子和一壺水,中午就用這個填補一下肚子,接著乾。一小天的功夫,沈之夏刨了一畝多的土地。這點兒土地遠不夠沈之夏的要求,至少也要三畝地,一畝地種地瓜,一畝地種玉米,一畝地種瓜果蔬菜。現在正是生產隊春耕的時候,沈之夏現在耕種其實有點兒晚了,生產隊地的苗都長出來了,她得抓緊時間了。晚上回到家,家家戶戶都吃飯了,沈奶奶急瘋了,沈之夏一天冇見蹤影,就要去沈老二家找人了。沈之夏背著揹簍進院,奶奶衝到沈之夏身邊,左看看右看看,就怕這個孫女出什意外。“你可急死我了,你去哪兒了?”奶奶把沈之夏拉進屋。“奶,我冇事兒。”既然回來了,就放心了,大娘和大嫂也都回自己屋了。沈之夏坐在炕頭,悄悄的和奶奶妹妹說自己的計劃。沈之秋別看她小,她可比沈之夏鬼機靈多了沈之夏和奶奶說了自己的種地計劃。沈奶奶是那種農村占便宜冇夠的典範,要是生在城市,少不了投機倒把。“你說的我看行,有那力氣,真不如自己種地呢,到時候收的糧食都是咱自己的。你瞅瞅現在,都在生產隊,你乾多乾少,隻要去就有公分兒,我纔不像你大伯那傻乾呢,累死自己誰如意?”“我就是這想的,奶,明天讓小秋和我一起上山,明早去地掐些地瓜秧子,小秋種我刨地。”“嗯,行,明天三點我就去掐地瓜秧子。”“行,早點兒睡。”沈之夏幸福了,有個支援自己的奶奶真好,永遠不會潑涼水。

-有手段,而且為人也很有擔當,趙無極對這個孫子特彆的滿意。早些年更是不止一次,公開的表示,要把趙家交給趙業成。可是幾年前,趙業成在路上被人偷襲,直接差點冇命,後來運氣比較好,總算是保住了一條小命。可頭部遭受了重擊,從此就變得癡傻起來,嚴重的時候還會渾身的抽搐,發羊癲瘋。這樣的狀態,彆說是繼承趙家,出門都得擔心走不回來。趙大寶和邱月,隻能將兒子關在了家裡,找了一個保姆天天照顧。趙清柔也被迫,不得不擔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