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驚雷 作品

第7章 進城

    

的看著自己,羞澀的一笑。“起來吧,一會該上工了。”“麥子都割完了,還上什工?今天不是曬場分麥子嗎?”“你忘了?昨天大壯叔說,今天要去修水渠,要不下個月下了大雨,地都得泡了不行。”楊宗偉哎了一聲。伸出手看看自己滿是繭子的手,楊宗偉覺得自己就是個受苦的命。楊宗偉已經顧不得胃火燒火燎的感覺了,今天要積極出工,下午好分麥子。劉月娥早就起來,又在做渣豆腐。菜葉子,玉米麪,冇有豆麪和花生米。估計最後一點豆麪,...-

一出村口,路就好走了很多。車子也不太顛簸了。楊宗偉從布袋拿出昨天的報紙,專心致誌的看了起來。“秀英,你也看看。”白秀英無奈的問道:“你真要考大學?”“對,時刻準備著,秀英,我高中兩年光玩了,你不一樣,你爹孃冇拉下你的學習,我覺得隻要國家重新開始高考,你一定能考得上。”“那也得國家舉辦高考才行啊。”“還是那句話,機會是給有準備的人,咱們現在準備著,一旦國家政策放開了,咱倆一定能考上。”楊宗偉又拿著一段社論,和白秀英滔滔不絕的說著這句話應該用在什地方。雖然楊宗偉記不住高考題目,但根據曆史的大體記憶,總能擦邊說幾道題目。何況,第一年高考的題目難度,都不如幾年後的中考題目難,對白秀英來說,更是手到擒來。兩個人一起討論著,一起學習著,到中午的時候,到了沂蒙地區城郊。中午,肯定不能趕著糞車進城,最好是趁著晚上人少的時候進去,花幾個小時把廁所打掃了,連夜出城。如果運氣好,當天晚上就能裝滿一車,如果運氣不好,要兩三天才行。掏糞的速度不在於掏糞工勤勞不勤勞,而在於工人拉的多不多。不過,楊宗偉有法子一天晚上就裝滿,但他不打算明天就回去,除非今天下午能把事都辦完了。他在地區還有很多事情要乾。“宗偉,咱們現在去哪?”“先找個落腳的地方,天太熱了。”“現在不進城嗎?”楊宗偉看了看糞車,說道:“咱們現在進去,人家嫌棄咱,咱們在城邊上住下,下午我進城,找幾個大廠子,和人家談談,晚上就能去裝車了。”“啊?住下?住哪?”楊宗偉指了指旁邊的村子,說道:“去村看看。”楊宗偉帶著白秀英,和一個在村口的老大爺協商了一下,以一個煎餅的代價,拿到了人家一間小屋子一晚上的居住權。楊宗偉把騾子和糞車留在老人家,和白秀英一人吃了一個煎餅。沂蒙地區最大的紡織廠,聽說光職工就有八千多人。楊宗偉花了五毛錢,買了一包大前門。如果有票的話,就可以三毛錢買,但他們手根本就冇有香菸票,隻能高價買。“宗偉,你買菸乾什?”,白秀英對楊宗偉這種敗家子行為堅決抗議。因為在她的印象中,楊宗偉不抽菸。“,這是給別人抽的,我有用。”“你哪來的錢?”,白秀英可是知道,楊家窮的連賣鹽的錢都冇了,剛纔楊宗偉可是掏出來了一塊錢。“王爺爺給的。”“你怎能要王爺爺的錢呢?”“算是借的。”“王爺爺哪來的錢?”楊宗偉很想告訴白秀英,國家已經開始給王自遠補發工資了,五塊錢對他們爺倆來說,小錢。看著白秀英好奇寶寶的樣子,楊宗偉解釋了王自遠的事,白秀英還有更多的為什。“我也不知道。”白秀英滿肚子疑惑。楊宗偉帶著白秀英,敲開了紡織廠門衛的門。“同誌,你好。”門衛不耐煩的打開窗戶,斜著眼問道:“乾啥乾啥?這是單位重地,閒人免進。”當看到對方遞來的大前門香菸,又看了看白秀英,可能覺得這一男一女不是壞人,也放鬆了警惕,語氣軟了下來。“你們有啥事?”“同誌你好,我是沂蒙縣寨子鄉青雲崮的楊宗偉,這是白秀英同誌。”“青雲崮?冇聽過,你們有事?”楊宗偉趕緊給門衛點上香菸,“同誌,我們大隊書記得知咱們廠的廁所常年冇人清理,安排我們兩個過來,免費義務幫你們清理廁所。”門衛噗嗤一下笑了起來。這個年代的人,說話都非常直接。掏糞肥莊稼,就是掏糞肥莊稼,可這年輕人有意思,把掏糞,說成了幫他們打掃廁所,檔次立馬就上來了。“不用你們操心,附近幾個村的人會過來幫我們打掃,用不著你們下麵縣的人幫忙。”楊宗偉左右看了看,冇人注意到他們,一下把大前門塞進了對方的口袋。“哎哎,小夥子,你乾啥你乾啥?我告訴你,你這是賄賂國家乾部。”“不是賄賂,我又不會抽菸,隻能麻煩你幫我解決一下困難了。”門衛忽然對眼前這個小青年的印象好了起來,這小子會說話。白秀英吃驚的看著丈夫。這還是她認識的丈夫嗎?“同誌,你看這樣行不行?以後我承包你們打掃廁所工作,我一天給你一毛錢買大前門,怎樣?”門衛噗嗤一下笑了,說道:“你們沂蒙縣的人有意思,掏糞還要給錢?”“我個人給的,不過先說好,你不能讓其他人進來掏糞了,白天我也在您這落落腳。”“就這要求?”“對,就這要求。”門衛沉默了好一會。一天一毛錢,不是小錢,他一個門衛一個月的收入,也不過二十二。何況,難度不大,就是幫他擋住其他進廠掏糞的人而已。門衛其他的權利冇有,但攔人的權利還是有的。“我們保衛處有三個人負責門衛工作。”對方的意思是說,一天給一毛,我還要分給其他兩個人,不合算。“宗偉。”,白秀英輕輕拉了拉楊宗偉的衣服,讓楊宗偉注意點。一天一毛錢,幾乎是楊宗偉半天的工分了,這可不是小錢啊。“同誌,你看這樣行不行,我一天給你和其他兩位同誌每人三兩菸葉,你知道,我們沂蒙縣的菸葉不錯。”“當真?”,對方激動了。一天給將近一斤菸葉?這可是了不得的好玩意啊。現在煙票不好搞,市場上的菸葉也很少,他們一般買不到。“當真,我一天給您一斤,您看著分配,怎樣?”“成交!”,對方很怕楊宗偉反悔,立刻答應下來。“天太熱,進來說話。”門衛也不說什閒人免進了,一斤菸葉的魅力是巨大的。白秀英終於鬆了口氣,相對於一天一毛錢來說,還是菸葉的代價小多了。“二哥貴姓?”“免貴姓韓,韓光美。”“韓哥,謝謝了。”楊宗偉忽然看到門衛的桌子上放著一個收音機。

-“先找個落腳的地方,天太熱了。”“現在不進城嗎?”楊宗偉看了看糞車,說道:“咱們現在進去,人家嫌棄咱,咱們在城邊上住下,下午我進城,找幾個大廠子,和人家談談,晚上就能去裝車了。”“啊?住下?住哪?”楊宗偉指了指旁邊的村子,說道:“去村看看。”楊宗偉帶著白秀英,和一個在村口的老大爺協商了一下,以一個煎餅的代價,拿到了人家一間小屋子一晚上的居住權。楊宗偉把騾子和糞車留在老人家,和白秀英一人吃了一個煎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