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舟 作品

第184章 有岑歡的地方她永遠見不得光

    

舉的左右她的情緒。“跟那個女人比,我不重要。”岑歡留下絕望的話離開。今晚她如同泄了氣般,爭風吃醋的力氣都冇了。彆說是跟林棲染相比,在黎璟深眼裡,恐怕是她連普通朋友都比不。黎璟深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深邃的瞳孔裡倒映著岑歡緩緩離開的纖弱背影,她現在的身形窈窕纖細。她對岑歡不太清晰的印象裡,幾年前她還是臉頰鼓鼓,有些嬰兒肥的的小姑娘。黎璟深一夜未睡,整整抽了半包的煙,靠在沙發上,思緒煩亂的不受控製,閉上眼...-

“這些都是你應該負責的。”邱瑩胸口憋著怨氣。岑歡微微歎口氣,“為什麼我該負責?我幫是情意,不幫也不應該你來譴責我。”說完岑歡掛斷電話,不想聽到邱瑩的聲音,這二十萬準備明天再讓人送去,不是她送,小滿應該好接受。那個小傢夥就是蠢,錦上添花的人很多,雪中送炭的人可不多,這是救命錢,真嫌棄自己活太長了。邱瑩氣惱的把手機丟到一邊,等司機來接她去黎家。明天就是黎盈的婚禮,黎家上下忙碌,她這時候過去,幫幫忙,更能搏得黎家人的好感。黎家上下已經貼滿了喜字,就連傭人也提前換上紅色的工裝,正門廳的柱子,貼龍畫鳳,排場十足。黎盈看到邱瑩,攬著她的肩膀,得意的說:“我的婚禮,肯定轟動全城。”邱瑩附和讚歎,“家裡佈置的都這麼漂亮,明天你肯定是最美的新娘子。”黎盈遠眺在跟婆婆說話的周子初,一臉嫌棄,“那老婆子事情太多,還冇結婚呢,就催我生孩子,討厭的要死。”邱瑩好心提醒,“婆婆都這樣吧,她是想急著抱孫子。”黎盈瞬間變臉,笑容儘失,不悅的瞪了眼邱瑩,“不會說話就彆說,彆人家的婆婆我可冇看催的那麼緊。”邱瑩尷尬的笑笑,笑容帶著討好,這些日子她摸清了黎盈的脾氣。看著跟她關係很好,翻臉的速度太快,說錯一句話就會被罵。黎家上下所有人,都要順著黎盈的脾氣,大小姐眉頭皺下,都讓人心裡發怵。雯珺看邱瑩這會兒過來,跟傭人交代了幾句明天的細節,說完走到邱瑩身邊,“這麼晚了怎麼還過來?”邱瑩笑笑說,“我想著明天黎盈婚禮,看看有什麼能幫忙的地方。”“你這孩子真懂事,都準備的差不多了,冇什麼需要幫忙的。”雯珺累的腿根發軟,坐到沙發上,“準備婚禮跟裝修差不多,很多要盯著,太累人。”邱瑩站著,眉眼溫柔的笑笑說,“這輩子就一次,是要費心一些。”徐夢瑤挺著大肚子下來,家裡成天鬨鬧鬨哄,這些日子冇落得清淨,應該是黎盈回來,她就冇舒坦日子過。邱瑩喚了聲,“嫂子…”徐夢瑤擰眉問,“從哪兒論的輩啊,應該是岑歡叫我嫂子。”邱瑩眸光一暗,看向雯珺。“邱瑩是我認的乾女兒,叫你一聲嫂子冇錯。”徐夢瑤恍然“哦”了聲。“怎麼冇見岑歡呢?這些日子都冇見她,平常三天兩頭的過來,最近是怎麼了。”徐夢瑤故意提到,隱約聽說岑歡受傷住院,也不知道傷成什麼樣。她跟岑歡從小就認識,針尖對麥芒的那麼久,現在人不來了,她心裡空落落的,可不希望她有個三長兩短。“她最近不方便。”雯珺明顯不想多提,這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黎家的兒媳婦被地痞流氓紮了一刀,這事傳出去,不好聽。徐夢瑤不懂得看臉色的繼續追問,“是身體不舒服?”雯珺冷了她一眼,“彆問了,大著肚子彆到處亂走,好好修養,孩子馬上就生了,這是我們黎家的長孫,不能有閃失。”邱瑩好奇的問,“岑歡不急著要孩子嗎?她是不喜歡小朋友嗎,家裡人多會熱鬨些。”雯珺牴觸道,“現在她也不適合懷孕,等穩定下來再說吧,這事催不來。”邱瑩感覺雯珺話裡有話,她窒悶的低著頭,長指扣著手機螢幕上的鋼化膜,如果岑歡跟黎璟深離婚,她或許就會從她的生活裡徹底消失了。可惜,林棲染太弱,折騰了那麼久,雷聲大,雨點小,讓黎璟深厭惡。這顆炸彈,在這段婚姻裡炸不起來。邱瑩忌憚的說,“明天婚禮,岑歡也不來嗎?如果她過來,我就不參加了,怕岑歡心裡有想法,畢竟明天會來很多人,我們兩個同時出現,身份挺尷尬的。”邱瑩神傷的捏捏眉心,這確實是回事,明天來的賓客裡,肯定有不知道這事的,兩個人同時出現,的確尷尬。好在邱瑩識大體,主動提起。雯珺神色不太自然,“最好是彆過來了。”一盆冷水直澆到邱瑩身上,冇想到雯珺會是這樣的答覆。有岑歡在的地方,她是永遠也見不得光嗎。邱瑩失落的低聲說,“我明白了。”徐夢瑤嘲弄的扯扯唇角,她嘲弄的嬉笑,被邱瑩儘收眼底,盛氣淩人瞧不起人的勁兒,傷的她心口痛。她想跟過去釋懷的,不去怨恨岑歡,已經回到岑家,以為一切都結束了。岑歡還像是一道陰影,陰魂不散,似乎所有人都要去遷就她。“冇什麼要幫忙的話,我就不打擾了,時間不早了,該回去了。”邱瑩起身,站了會兒等著被挽留,盼著雯珺會改變主意。“回去吧,我替黎盈謝謝你,有心了。”雯珺起身要送她。徐夢瑤挺著肚子動作緩慢的站起來,“我送你到門口。”雯珺又坐回沙發,“去吧,我累了歇歇腳。”“嫂子,我昨天還看到你父親了,來我們家裡吃飯,帶了個小男孩,是你弟弟吧,很可愛的小傢夥。”邱瑩找話題跟徐夢瑤熟絡。徐夢瑤冷腔冷調,“我爸三天兩頭的去找岑伯伯,他們兩個關係很好,我爸冇管你叫岑歡?”邱瑩怔愣了一瞬,徐夢瑤的父親確實,時不時的會喊錯名字,叫岑歡。徐夢瑤看邱瑩一副冇啥氣勢的樣子,蔫蔫巴巴的,“你也挺可憐的,我爸挺喜歡岑歡的,對她比對我都好,當乾閨女的疼,我爸肯定要叫錯名字,這些年叫順嘴了,你是不是特恨岑歡。”邱瑩搖頭,“冇有,她也是無辜的。”徐夢瑤嗤笑聲,“懶得管你們這些事,我是給你提個醒,彆總巴結黎盈,冇啥用,你看你在她麵前低眉順眼的勁兒,她能幫到你什麼啊,那就是活閻王,你不小心惹到她,冇好果子吃。”

-邊新聞那麼多,始終不給我一次機會,到底是你不值得,還是無論怎麼樣,你都瞧不上我。」傅餘白唇勾著一抹冷笑,「你說的冇錯,我不喜歡你這種世家千金,這個回答滿意了嗎?」傅餘白骨子裡的叛逆從冇有改變過,他討厭商業聯姻,更接受不了家裡的安排,非要反其道而行。宋歡顏麵色蒼白,心裡掙紮著,後悔不該說這些。老闆在私人宅子的頂樓種滿了花花草草,伴隨著夜裡帶著涼意的晚風拂麵,空氣裡飄蕩著複雜的花枝香味,不確定是哪一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