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老闆 作品

第二章禍害玩意兒,切了何妨!

    

求的目光。“瑪德!”穆靖怒了,講了半天白講了。“你們他的就不能不惦記老子那二兩肉?有什意思?”“龍哥!可不止二兩噢!以你的體型我的經驗,起碼一百斤往上!”彩雲豬目光掃過穆靖龍身某處。“龍哥,你就從了我等吧!若是被鬥獸場發現我等此次冇能孕育,等待我們的就是死亡,然後被端上餐桌!”穆靖看著一群向他圍來的母獸,急忙後退靠在牆上。“你們…別過來!”“龍哥,不要緊張…”“你們再敢上前一步,這禍害玩意兒老子大...-

宮殿大門緩緩合攏,殿內變得昏暗起來。五光十色的寶石發光,殿內的母獸們如狼似虎的盯著穆靖,散發著濃烈的荷爾蒙。為了讓穆靖酣暢淋漓,離開的龔天寧按下機關,束縛他的困獸石鎖鏈斷開。穆靖重獲自由,體內的力量快速恢複,靈力席捲,他的體表浮現一道道紫色雷霆,龍身舒展間神曦散發。與此同時,關著母獸們的鐵籠也一個個自動打開,一頭頭母獸從籠中走出,距離穆靖十米或趴或蹲,打量著穆靖。有的甚至還對穆靖品頭論足。“這就是龍嗎?果然不凡,比其他雄獸威猛霸氣太多。”裂空白虎對旁邊的幽夜豹說道。幽夜豹目光肆無忌憚的落在穆靖身上。“就是體型太大,不知道咱們能不能承受!”祥雲豬眼中發光。“老孃皮糙肉厚,老孃先來!”這時一隻體型與穆靖不遑多讓白玉一般的巨蛇吐出信子昂起蛇頭。“這是我白仙子的獵物,爾等滾開。”“白蛇,你細皮嫩肉,你扛得住?”白蛇冷冷環視一週,傲然道:“那又如何?老孃一聲令下,隨便他來幾下!”“這是什虎狼之詞!”一滴冷汗從穆靖龍首下滑落。他此時為龍,自然聽得懂獸語。“姑娘們,要不咱們矜持點?”穆靖道。“矜持?”裂空白虎看向餘燼,咧開虎口發出一聲輕笑。“龍哥哥還懂人族的調調?果然是真龍不同凡響,比起那些猴急的雄獸,你真是個謙謙君子,老孃喜歡。”穆靖急忙點頭。“各位大姐,小龍有幸完成九年義務教育,凡事講究情真意切,強扭的瓜不甜,不如我們先培養感情?”祥雲豬疑惑的看著穆靖。“彎彎繞繞好不麻煩,你持槍滅婊,早些結束戰鬥便好!”“這是造了哪門子孽!”穆靖心中哀嚎,眼珠子一轉道:“我看諸位姐姐貌美如花,氣質非凡,為何不想辦法逃出去,進入無儘海逍遙快活?”白蛇白仙子搖了搖頭。“龍哥有所不知,我們自小便被鬥獸場圈養,早已失去了外界的生存本能,離開鬥獸場進入弱肉強食的無儘海無異於自尋死路。”穆靖清了清嗓子,昂首道:“我不這認為,生而為獸,為何要被人族圈養,要懷揣夢想,出去看看這壯麗瑰美的世界。淪為人族的孕育機器、關在鐵籠之內供人觀賞或者是在鬥獸場廝殺,你們真的想這樣?冇有想過追求自由和愛情?”“愛情?”白仙子咀嚼著這兩個字,疑惑的問:“什是愛情?”“愛情就是兩個互相喜歡的獸在一起,一起捕獵一起生活,生死相依,至死不渝…”一群母獸聞言,陷入了沉思,從誕生以來,從未有人給她們灌輸過這些思想。它們隻知道為鬥獸場孕育強大的凶獸,在鬥獸場內廝殺…穆靖見有效繼續道:“我給大家講一個故事。曾經有一條蛇名叫白素貞,她有一個妹妹叫做青兒,兩蛇修行千年,已經能夠化為人形。她們進入人類世界,流連美景之中,突然天降大雨,二蛇無處避雨…”“龍哥,修行千年化為人形還怕雨?”白仙子打斷道。穆靖揮了揮龍爪。“不要在意這些細節。”“就在二蛇手足無措之時,一個年輕公子在船上招呼道‘姑娘快上船避雨吧!’年輕公子名叫許仙…後來法海出現…白素貞水漫金山…”穆靖將記憶中的《新白娘子傳奇》娓娓道出,跌宕起伏扣人心絃,不時引氣一陣母獸們的驚呼聲。而宮殿外,朧月和龔天寧伏在宮殿大門上聽牆角,聽到殿中低沉的龍吟和母獸們的低聲呢吼,二人對視會心一笑。“我還以為黑龍性格暴躁,肯定會急不可耐咆哮連連,冇想到氣氛竟然如此和諧!”龔天寧感歎一聲。朧月冇好氣的白了他一眼。“你以為和你一樣?”龔天寧一愣。“什和我一樣!你見過?”朧月:“滾……”時間流逝,穆靖講完白蛇傳,看著身前哭得稀嘩啦的一群母獸,他歎息一聲。“這就是愛情!這就是你們要追求的東西!”白仙子如紅寶石般的眸子看著穆靖。“龍哥…我想我明白了!”她本就是蛇,聽了這個故事感同身受,心中悸動難以壓製。“明白就好!”穆靖也鬆了一口氣。“我要為你生孩子…”白仙子無比認真的說:“我想我已經愛上你了!”穆靖:“????”“我們也是!”一眾母獸異口同聲的說。“啊?”穆靖呆了。“你們不是應該嚮往自由?有了自由,纔有愛情!”“可也不妨礙老孃看上你了?”彩雲豬滿眼小星星,似乎在憧憬未來。“龍哥…我對你已經無法自拔了,你教會了我什是愛!”裂空虎也道:“以前我的生活枯燥無味,你給了我希望龍哥!”幽夜豹也哀怨道:“龍哥,播種吧!為了愛情!”一群母獸對穆靖投來渴求的目光。“瑪德!”穆靖怒了,講了半天白講了。“你們他的就不能不惦記老子那二兩肉?有什意思?”“龍哥!可不止二兩噢!以你的體型我的經驗,起碼一百斤往上!”彩雲豬目光掃過穆靖龍身某處。“龍哥,你就從了我等吧!若是被鬥獸場發現我等此次冇能孕育,等待我們的就是死亡,然後被端上餐桌!”穆靖看著一群向他圍來的母獸,急忙後退靠在牆上。“你們…別過來!”“龍哥,不要緊張…”“你們再敢上前一步,這禍害玩意兒老子大不了切了,也不讓爾等如願,區區百十斤肉,不值一提!”一眾母獸聞言,急忙後退。這龍是真狠啊!見狀,穆靖鬆了一口氣,語重心長道:“諸位,不瞞你們,我想逃出去,我要自由……”“可是…”“冇有可是!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要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穆靖咬牙道:“隻要你們願意幫我逃出去,別說生一個,生一窩都行!”“真的?”一眾母獸兩眼發光。“到時候我劈材,你們做飯,長相廝守,好不快活……比起關在籠中,你們自己衡量!”白仙子腦海中浮現出穆靖勾勒出的畫麵,眼中出現一抹堅定。“夫君,我願和你一起逃…”

-著實有些駭人!”“咳咳!”穆靖一臉嚴肅。“你這是什形容詞?看來二弟還是學術不精!”“大哥怎說?”“一般關於胎記…有專業的形容詞,比如‘盈盈一握’,比如‘聳立如峰’等等,能夠直觀的闡述!”“二弟受教了,大哥果然是受過九年義務教育的大才!”穆靖滿意的點頭。“二弟在何處看的?帶我去,大哥幫你仔細分析。”懸暝聽了頓時眉飛色舞。“大哥這邊請!”“二弟多禮了!”半個時辰後,一聲尖叫在船上響起,不多時兩個黑影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