弓映伊 作品

楔子

    

真武體宗內的所有修士,臉色大變!杜鴻天和杜衝死了!?這怎麽可能!?他們今日不是照常參加在山霧城舉辦的體修大比麽!?他們怎麽可能會死!?所有人的心頭皆在震動,惶恐與不安的情緒充斥胸前。而大門處,方羽用神識傳音過後,便看向麵前臉色駭然的眾位守門弟子。“你們的藏寶閣在哪?”方羽開口問道。聽到這個問題,眾位守門弟子臉色再次一變,紛紛往後退。“你,你們不要在這裏妖言惑眾!掌門和大師兄乃人中之龍,就憑你們三個...-

方羽三人離開武館後,便一路出城。

接下來,便要去真武體宗。

“真武體宗距離這裏不算太遠,隻需要一個小時左右的路程。”塵燁說道。

“那我們就速去速回。”方羽說道。

“去做什麽?”終辰問道。

“搬東西。”方羽轉頭看向終辰,微笑道。

“搬東西?”終辰眉頭微皺,眼神疑惑。

方羽看向塵燁,說道:“塵燁,你把基本情況告訴我們羽化門的新成員。”

“是,掌門。”塵燁答道。

隨即,三人便往真武體宗的方向飛去。

路上,塵燁負責把羽化門目前的情況,還有正在做的事情簡單地告知了終辰。

終辰聽完,隻是點頭,冇有發表任何意見。

……

真武體宗所在的位置,並非山區,而是平原。

相比起八封神宗,它的占地麵積並冇有那麽大,而且宗門內的建築風格基本跟一座城冇有太大的區別。

方羽三人來到大門前,不出意外地被守門弟子攔住了。

“你們是什麽人?”守門弟子圍上前來,臉色不善。

方羽並冇有理會這群守門弟子,而是使用神識籠罩整個真武體宗,開口道:“我是羽化門的掌門,方羽。一個小時前,你們的掌門杜鴻天和大師兄杜衝已被我斬殺。我來到這裏,是為了收走你們宗門內的一切藏品。”

“你們要是不想死,就不要阻攔我們。”

這番話在真武體宗的上空迴響,傳入到每一個人的耳中!

正在忙碌各種事情的弟子,正在議事大廳交談的眾位長老……全都聽到了。

這一刻,真武體宗內的所有修士,臉色大變!

杜鴻天和杜衝死了!?

這怎麽可能!?

他們今日不是照常參加在山霧城舉辦的體修大比麽!?

他們怎麽可能會死!?

所有人的心頭皆在震動,惶恐與不安的情緒充斥胸前。

而大門處,方羽用神識傳音過後,便看向麵前臉色駭然的眾位守門弟子。

“你們的藏寶閣在哪?”方羽開口問道。

聽到這個問題,眾位守門弟子臉色再次一變,紛紛往後退。

“你,你們不要在這裏妖言惑眾!掌門和大師兄乃人中之龍,就憑你們三個烏合之眾,怎麽可能……”一名守門弟子臉色蒼白,咬牙說道。

此話一出,立即有其他守門弟子附和。

“就是!他們一定在唬人!就是想讓我們放他們進去罷了!”

“別怕,掌門和大師兄很快就會回來!”

“我們不能後退……”

大門前很快聚集了超過五十名守門弟子。

在第一名守門弟子喊話之後,其他弟子便有了勇氣,與方羽一行人對峙起來。

方羽觀察著眼前這些守門弟子,微微皺眉。

說是體修宗門,可這些守門弟子的體格看起來卻不怎麽樣。

煉體之人,倒不是說身材一定要很強壯,但一定要有明顯的煉體痕跡。

淬體一次兩次,跟淬體十次二十次的人相比起來,差距極大,一眼就能看出來。

比如現在眼前這群守門弟子,基本上煉體不會超過兩次。

至於修為,大多數都在化神期到合體期之間。

雖然隻是一群守門弟子,可這點修為和體格……怎麽看也匹配不上三級仙門的稱號。

“嗖嗖嗖……”

方羽還未動手,便有數十道身影從宗門內飛出。

這群人身披藍袍,外表大多年長,應該都是長老級別以上的存在。

長老現身,那群守門弟子底氣更足,往前幾步,走到方羽等人的身前。

這是他們這群守門弟子的表現時刻!

他們一定不能露怯!

要是表現好,之後說不定能夠轉入做內門弟子!

“動手!把他們三個拿下!”

守門弟子中的領頭人大喊道。

此話一出,眾多守門弟子立即動身,朝方羽三人衝來。

“你們是不是腦子不好使?”

方羽眉頭皺起。

“震拳!”

方羽還未動手,旁邊的終辰卻是對著麵前衝來的守門弟子,一拳轟出。

“轟!”

這一拳轟出之際,伴隨著震耳欲聾的爆響!

空氣彷彿都在震動。

強悍的拳勁轟向前方這群守門弟子。

“砰……”

一陣慘叫聲響起。

五十餘名守門弟子猶如炸裂的牛糞般被轟散,橫七豎八地倒在地上,哀嚎連連。

看到這一幕,那些正在往大門處趕來的長老臉色皆變。

“大膽狂徒!”

一名長老臉色難看,對著方羽所在的位置雙掌齊出。

“轟隆!”

強悍的靈氣轟向方羽三人。

“砰!”

方羽腳下一蹬,身軀如同火箭般躥升!

“嗖!”

方羽瞬間便把轟來的大量靈氣撞得潰散。

而後,就衝到那名施掌的長老身前。

這名長老臉色大駭,雙掌再度凝聚靈氣!

然而,他這麽做的速度實在太慢。

“作為體修宗門的長老,麵對敵人首先想到的竟然是運用靈氣而非體術來抵抗……”方羽微微眯眼,一拳揮出。

“砰!”

這一拳速度極快,如同殘影劃過空中,直接砸在這名長老的肩膀上。

“哢嚓……”

這名長老半身的骨骼都被這一拳的力量所碾碎。

這使得他連慘叫聲都來不及發出,劇烈的疼痛讓他瞬間陷入昏迷。

“砰!”

這名長老身軀如同斷線的風箏般橫飛出去,撞在遠處的圍牆上。

這一幕讓其餘的長老渾身警覺,如臨大敵!

這一刻,他們總算意識到,眼前的對手是真的極強!

“轟轟轟……”

各個長老開始施展術法,對著方羽轟出。

方羽轉頭看向這群長老,歎了口氣,說道:“不抵抗就冇事,你們非要抵抗……我都說了,你們掌門都被我殺了,你們怎麽可能是我的對手?”

話語之間,方羽抬起右掌。

“轟!”

狂暴的真氣在右掌凝聚,又在瞬間轟出。

那群長老連反應的時間都冇有,隻是雙眼暴睜,便迎來了毀滅性的真氣轟擊。

“轟隆……”

恐怖的真氣在空中炸裂,引起天地震動。

真武體宗的三十多名長老遭受這一掌,除了其中體魄較強的數人以外,其他的要麽整個身軀炸裂,要麽半身不遂。

“嗒嗒嗒……”

這群長老飛得極遠,分散得摔落在地麵,徹底失去戰鬥力。

不少跟出來的內門弟子眼睜睜地看著這一幕發生,臉色頓時變得慘白,身軀劇烈顫抖。

頂點小說網首發-的。”“是又怎樣!行醫作畫又不是用嘴,不服你們一個一個就都和我比試比試!我們同一天入的門派,所學至此,看如今,誰能將之了於內心!敢嗎?”“還了於內心?真可笑啊。你師父既不出名,又是啞巴,還是個女人,就連這不沉穀都冇出過,能教你什匠石運金的高超技藝啊?行醫作畫,還好意思說?女人的玩意!”孩子們嘰嘰喳喳的爭吵,荷歸站在遠處看著,她就是孩子們口所說的啞巴師父。晌午,自己的小徒弟說要來水靈岩畫水芙蓉,本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