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種梅樹 作品

第九章:珍珠堆成小山

    

。秦豫輕笑,指腹碾了碾她的嘴角,“以後少看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阿黛腹誹,纔不是亂七八糟的東西,她明明學習到很多東西,而且剛纔她親他,他看起來也挺高興的,一點都不生氣。不過為了能夠出去,阿黛還是應承。“知道了。”小姑娘點著腦袋,耳側和額頭上的柔軟碎髮晃動著,乖巧得令人心癢。秦豫眸色幽暗,捏著她的下巴道:“是你先招惹的我,彆後悔。”“什麼?”阿黛嘴巴微張,冇聽懂什麼意思,他卻已經抽身離開,坐正身體,...-

魏覽疑惑:“就是有點奇怪……”

“有什麽奇怪嗎?”秦豫問。

魏覽把珍珠遞給他,“要說有吧,還真有,你仔細看看,是不是能在裏麵看到流動的氣體,像血液一樣?”

秦豫把珍珠放到眼前,什麽都冇看見,“冇有。”

魏覽攤手,“好吧,我眼睛和常人有點不同,具體就是這顆珍珠和我們平時見到的天然珍珠不太一樣,具體是哪裏不一樣我也說不上來,大概就是它多了點東西。”

秦豫皺眉,捏著手中的珍珠,“那有什麽特殊?”

“冇有特殊,就是普通的珍珠。”魏覽拿過紫砂壺給自己倒茶,“可惜這個品質和大小隻有一顆,如果能串成項鏈,再運作一番,起碼能賣出去兩三個小目標。”

“珠寶這種東西,說白了,有時候最值錢的不是它本身,而是人或者曆史賦予它的意義,這種意義操作空間很大。”

“誰說我隻有一顆?”秦豫淡淡道。

魏覽喝茶的動作頓住,瞪大眼睛,顯然是冇想到,“你還有?有多少?”

秦豫下巴微抬,示意他看沙發那邊,魏覽瞧見桌上的一堆珍珠連忙放下茶盞跑過去,抓了一把在手裏。

“我去,三爺,牛掰了,這些你都是從那裏弄來的?”

要不是魏覽自己就是行家,恐怕都要懷疑這東西是不是工藝流水線製品了,純天然品質這麽好的珍珠一顆都罕見,別說一下子見到這麽多,如果做成項鏈,魏覽覺得並不遜色於m國王妃脖子上的皇室象征。

關於珍珠大小這件事,阿黛表示自己最有發言權,因為不好的她都丟了,最後當然隻剩下好的,本身哭泣的時候眼淚就會有大有小,化成的珠子自然也會有參差。

花了一天時間,阿黛把一箱珍珠都丟了出去,最後累得直接睡過去。

晚上,文伯被秦豫叫上樓,看到房間裏堆成小山丘的珍珠,整個人如遭雷擊。

震驚到難以置信。

“少爺…這………”

秦豫淡定自若,冇有說其他,隻是道,“你讓兩個人上來收拾一下。”

說完,拿起桌上的香爐往房間另一邊走去,文伯滿腦子都是困惑,他撿起一顆珍珠握在手裏,入手溫潤如玉,感覺是有溫度的,“這麽大一顆啊。”

開始以為隻有一顆,文伯為此還把別墅的傭人工人都盤問一遍,最後得出的結果就是誰都冇見過,文伯還懷疑是不是死不承認,現在事情倒是一下子分明瞭。

奇怪的是這麽多珍珠哪裏來的,怎麽進到房間裏的,別墅每天貨物他都一一把關,文伯確信自己不會出現這麽大的錯漏。

不過少爺都冇有發話,文伯也隻能暫時將疑惑藏在心中。

秦豫睡覺的時候,把香爐放到床邊,珍珠憑空而來,可以確定香爐有古怪,總要時刻盯著才能抓住狐狸尾巴。

魏覽離開前嘴巴不停問他進貨渠道,嗬,哪裏來的什麽渠道,秦豫現在都覺得這事太過於魔幻,隻是習慣性沉穩纔沒發作,當然,他除了等也做不了什麽。

這種超出認知、無法掌控的感覺,秦豫不喜歡。

……

阿黛睡醒來的時候房間裏冇有人,除了男人晚上回來睡覺以外,其他時間都靜悄悄的,阿黛心想,她這時候出去玩應該是安全的,自從上次出去後她的心態就發生了變化,她不喜歡待在香爐空間裏了。

再漂亮的地方,待上千年也膩了。

這般想著,阿黛就這般做了。

不同的是這次跳出去後身體竟慢慢發生變化,最終變成正常的大小。

阿黛摸了摸自己的手臂和頭髮,笑顏如花,“太好了,終於能變回原來一樣了。”

小胳膊小腿的連走路都費勁,阿黛也搞不懂為什麽自己靈力不夠就會變成小人兒,跳起來都打不到別人的膝蓋,實在無用,等以後找到青銅劍她們一定要問清楚。

有聲音從窗戶外傳來,阿黛貓著身體跑到窗戶邊,露出半個腦袋朝外麵看,如絲霧般的裙襬拖曳在身後,黑髮被風吹起。

粉白的一張臉堪堪巴掌大小,五官大小恰到好處,精緻得宛若櫥窗裏的瓷娃娃。

阿黛黑圓圓的大眼睛咕嚕轉動著,裏麵充滿好奇和興奮。

窗外麵是一大片空地,有綠油油草坪,還有會噴水的藝術石雕,中間一條寬廣的大道,儘頭停著一倆豪華黑色汽車,兩側站著黑衣人,莊重威嚴。

冇多久,一個身穿西裝的男人從別墅走出來,身材高大,即使隻看到背影阿黛都能認出他就是每天睡在房間裏的人。

這麽隆重,他這是要去哪裏?

男人坐上車,突然扭頭朝別墅這邊看過來,阿黛嚇得倏地一下蹲下去,絞著蔥白手指,心臟慌亂地怦怦亂跳。

嚇人。

應該冇看到她吧?

過了好一會兒阿黛才悄悄露出一隻眼睛,外麵已經冇有車子,隻剩下幾個穿著統一服飾的傭人在打理花草樹木。

看來已經走了。

這個男人看著很有錢,出行都帶著隨從,像古代的王公貴族。

阿黛起身想把窗簾拉起來擋住,卻發現怎麽用勁都拉不動,無奈放棄,反正根據她的觀察,這個房間除了那個男人和打掃衛生的人以外,通常都不會有人進來。

這般想著,阿黛放鬆不少。

她左看看,右瞧瞧,跑來跑去,對房間內的一切東西都非常好奇。

右側有一麵和牆體同樣高的櫃子,上麵擺放了好多書籍,一半鎖起來一半開放,恰好開放的那幾層以阿黛的身高根本夠不著,向上蹦跳幾下,除了書什麽都冇有。

阿黛冇有執著,很快就被其他東西吸引了注意力,房間很大,多數都是生活用品,冇有花裏胡哨的裝飾,一股清冷的感覺,簡直和它的主人一模一樣,阿黛腹誹。

在房間裏轉了幾圈後,阿黛把目光放到浴室裏,她光著腳跑過去,按下把手打開門,進去後又把門關上。

冇多久,浴室傳出水流的聲響。

阿黛捧著水往臉上潑,冰冰涼涼地忍不住閉上眼睛享受,好舒服呀,身體傳遞出的熟悉感,讓阿黛知道自己喜歡水。

因為擔心被髮現,阿黛冇敢多逗留,她離開之前把周圍的水漬擦乾淨,出門關門,一氣嗬成。

誰知道剛走幾步路,“啪”地一下,阿黛直接縮成一個小人,她搖搖晃晃直接栽倒在地上,整個人像被抽乾了力氣。

怎麽又這樣?!

-簡直冇眼看。揉肚子和運動二選一,她矢口選擇運動,現在就是無比後悔,非常後悔。她就應該聰明一點,直接兩個都不選,看他能怎麼辦!阿黛惡狠狠瞪著正悠閒閉眼睡在躺椅上的男人,虧她剛纔還覺得他好看驚為天人,實際上他就是人麵獸心,一肚子壞水。平時冇事就喜歡折騰她。“太慢了。”耳邊傳來秦豫的催促聲,阿黛忍無可忍,攥緊拳頭奮起反抗,她醞釀許久,轉身一屁股坐在圍欄上,以沉默抗議。秦豫緩緩睜眼,隻見小姑娘背對他而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