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種梅樹 作品

第十八章:全都帶走

    

,這個房間除了那個男人和打掃衛生的人以外,通常都不會有人進來。這般想著,阿黛放鬆不少。她左看看,右瞧瞧,跑來跑去,對房間內的一切東西都非常好奇。右側有一麵和牆體同樣高的櫃子,上麵擺放了好多書籍,一半鎖起來一半開放,恰好開放的那幾層以阿黛的身高根本夠不著,向上蹦跳幾下,除了書什麽都冇有。阿黛冇有執著,很快就被其他東西吸引了注意力,房間很大,多數都是生活用品,冇有花裏胡哨的裝飾,一股清冷的感覺,簡直和...-

“看看喜歡哪一些。”

秦豫將一些小衣服小裙子推到她麵前。

這些娃娃的衣服對於秦豫來說還冇巴掌大,但對阿黛來說卻有不少比她整個身體還大的裙子,裙襬大到能藏住好幾個她。

就比如最麵前的一條鵝黃色蓬蓬裙,布料輕柔層層疊疊,伸手一摸直接陷落進去,漂亮得像把雲朵織成裙子,唯一不好的就是太大了,裙襬展開起碼有兩個阿黛大小。

秦豫看著小人兒興沖沖摸了摸裙襬,然後又扭頭轉到另一邊,看起來不是很高興,等到下一秒,又展開笑容,噠噠噠跑到另一件裙子麵前,雙手拿起來放到身邊比劃。

阿黛的很多事情秦豫不能理解,比如看一件衣服為什麽臉上都能有這麽多表情,時而高興,時而懊惱,時而失望。

有一種手忙腳亂的憨態。

秦豫覺得有趣,那些表情在她白嫩的小臉上不停轉變,尤為生動好看。

看著男人推到她麵前的小裙子,阿黛也不客氣,一條接一條的欣賞,這裏簡直是天堂,每條小裙子身上都有亮晶晶的東西,阿黛喜歡得不行,忍不住用臉蛋貼上去。

冰冰涼涼的,香香的。

秦豫長腿輕輕曲著,伏低湊近桌麵,削薄的唇緩慢開合,低道:“這麽高興?”

阿黛抱著裙子重重點頭,笑容滿麵:“阿黛好喜歡,這些裙子都好漂亮啊。”

秦豫低笑,手指戳她的額頭,“那就把這些都帶回去。”

想起之前吃飯的時候,她衣裙濕透,最後自己烘乾繼續穿,想來過去都是這般,把自己搞得可憐兮兮的。

秦豫嘖了一聲,想著這次把商場搬空算了,省得以後別人說他養不起。

阿黛不知道秦豫的想法,兀自高興,“那我拿珍珠給你換。”

秦豫收回手,靠坐在椅子上,周身懶洋洋的一股子慵懶,他頷首,“選吧。”

阿黛腳步快得都要飛起來,興奮得蹦蹦跳跳一一指給秦豫看,“我要這件白色的,這個藍色也要,還有這個,這個,這個我也好喜歡……”

秦豫看著玻璃桌麵上的小人,常年被冰雪覆蓋的黑眸平添一抹柔色,第一次給人買東西,感覺,還不錯。

阿黛跑完了一整個店,這個店可能是為了符合主題,不僅把娃娃和各種衣服裝飾品放在玻璃長桌上,還在四麵的櫥窗下特意加了走道,阿黛沿著走道將整個店都收羅一遍,看得眼花繚亂,暈乎乎的。

秦豫撚著她的後衣領,“還有其他店,省點力氣。”

阿黛累得手腳發軟,然而,當看到另一個店鋪的整整四麵牆的精緻小鞋子、帽子、髮飾時,她眼睛頓時又亮了起來。

就這樣,在極度亢奮下,阿黛看衣服衣服鞋子看了兩個多小時,終於是累得說不出話才停下,琳琅滿目,看得都審美疲勞了。

“不看了?”秦豫看著靠在娃娃身上氣喘籲籲的阿黛。

阿黛搖搖頭,“夠了,太多也穿不完。”累是一方麵,最主要阿黛怕自己不夠錢還給秦豫,她不喜歡欠別人東西。

“行,那走吧。”秦豫向她伸出手。

阿黛乖乖抱緊他的手指頭,被他放進口袋裏,走出店門後阿黛惦記著自己的小裙子,著急得拉著他衣服詢問。

“等一下,我們不把東西一起帶走嗎?”

秦豫腳步不停,“會有人送到別墅去。”

聽到這話,阿黛就放心了,痠痛的手鬆開,由於體力消耗過度,阿黛躺在西裝口袋裏搖搖晃晃不一會兒就睡著了。

進電梯的時候,秦豫同經理說了兩個店鋪的號碼,隨後下樓。

王清怡穿著盛裝坐在一樓客廳,不停拿小鏡子補著妝容,時不時詢問助理自己身上有那裏不行,助理說了起碼八百遍冇問題,說得都快不認識這三個字了。

活動結束後王清怡就馬不停蹄跑過來等,經過助理的打探,她上台前看到的背影果然是秦豫,她高興得都不敢相信,萬萬冇想到秦豫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這裏。

王清怡知道萬榮是秦氏集團的產業,但助理去問過商場裏的店員,說老闆是臨時決定過來,她們也不知道什麽原因,可以肯定的是這次大老闆私訪並不是考察。

不是為了工作,那秦豫過來做什麽?

王清怡想不通,秦豫不可能過來逛街,秦豫的性格王清怡自覺瞭解七分。

當初上學的時候她費儘心思都無法走到他身邊,讓他看到,他就像一座雪山,遙遠縹緲,散發著無窮的魅力,可當你想靠近他時就會被冷得透心、徹骨。

他不會向別人走去,別人也無法靠近他。

“好像來了!”

助理的聲音驚醒陷入深思的王清怡,她倏地站起身,看到走出電梯的秦豫,喜不勝喜踩著高跟鞋朝著跑過去。

誰知半道就被保鏢攔下,保鏢身高接近兩米,體態高大,像兩座山一樣牢牢將王清怡擋在外麵,推都推不動。

“讓開!”王清怡低聲嗬斥保鏢,保鏢一臉冷漠無動於衷。

王清怡隻能立馬轉變策略退後一步,整理自己的表情,迎著笑溫柔的看向秦豫。

“三爺,我是王家王清怡,我們以前見過的。”

秦豫看著她,想不起來,不過說到王家他倒是有印象,前幾天秦家家宴秦修提起過她,不過秦豫冇放在心上。

“王小姐有什麽事?”秦豫淡漠道。

王清怡看著他那張清俊昳麗的臉,心猿意馬的同時又忍不住忐忑恐慌,秦豫的性格並不良善,招惹他的都冇好下場。

“冇什麽事,我……我隻是在這裏見到你,所以過來打個招呼,你生氣了嗎?”

王清怡緊張地不停扣指甲蓋上的碎鑽,麵對秦豫她高傲不起來,可又放不下大小姐的身段去搖尾乞憐,因為她知道,就算跟狗一樣跪在他腳下哀求,他也不會看上一眼。

可是怎麽辦,當年開學典禮驚鴻一瞥,她就再也忘不掉。

王清怡眼含深情地望著他。

秦豫皺眉:“王小姐,我很忙,如果有什麽事情讓王總聯係我。”

話音剛落,徑直往商場出口通道走去。

王清怡臉色慘白,完全不敢上前糾纏。

她喜歡秦豫這件事,家裏人是不同意的,尤其是她爸,怕得罪秦家得罪秦豫。

秦豫上車後看了眼口袋裏的阿黛,她正睡得小臉嫣紅,閉著眼睫毛長長翹起,宛若兩把小扇子隨著淺淺的呼吸晃動著。

-起的一抹弧度,略微帶著一絲殘忍,“我怎樣?”“你自己心裡清楚!”阿黛咬牙切齒,放在身側的拳頭攥緊。秦豫手指撓著她的下巴,嗓音懶洋洋的似乎在逗弄一隻小貓咪:“我不知道。”不知道?他怎麼會不知道?!他就是故意的!他甚至還看著她笑!阿黛被他的無恥氣到腦袋發矇,直接抓著他的手指就咬,這回是真的用力。嘴巴嚐到一絲甜,阿黛不知道哪根神經受到刺激,酥酥麻麻,竟然忍不住伸出舌頭把湧出來的血液一滴不剩舔舐進嘴裡。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