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種梅樹 作品

第十七章:第一次購物

    

不像是做土匪的料。「湯姆,這是怎麼回事?」「他們是什麼人?」「為何要攔截車隊?」哈德遜一連三問,湯姆正欲回答,對麵的人群卻搶先開口道:「尊敬的哈德遜老爺,我們都是阿爾豐斯子爵的領民。不幸遭遇兵禍,被搶光了糧食,現在又找不到領主大人,所以……」「夠了,你想問的我都知道了!阿爾豐斯子爵不幸蒙難,全家儘數喪於叛軍之手。新的領主來自北地,快得話再過一個月就能抵達,最慢也不會超過三個月,到時候自然會安排你們...-

王清怡一哽,想著在大庭廣眾下不能壞自己的人設,畢竟蘇青瞳一個賤人,她以後有的是機會教訓,咬著牙狠狠瞪蘇青瞳一眼,踩著七厘米的高跟率先走去舞台。

拐角處,王清怡突然瞥見浩浩蕩蕩一群人,中間一個熟悉的身影,高大的男人一身定製西裝,肩寬腿長,矜貴出塵,在人群中此一眼便無法移開目光。

是他嗎?

王清怡震驚又驚喜,助理髮現她愣在原地忙上前詢問,王清怡看著已經冇有人的vip貴賓通道,彎腰悄悄在助理耳邊說了句話。

助理雖然不懂,但王清怡一向跋扈不講道理,不敢置喙,立馬轉身去辦。

王清怡率先上舞台,蘇青瞳在下麵等候,她微微皺眉轉頭看向方纔王清怡望去的方向,有一股熟悉的感覺,一閃而過。

……

秦豫進入專用電梯後,萬榮經理也進來,身邊帶著一個美女銷售。

“秦總,您打算先去哪一層?”經理攏著手,小心翼翼詢問。

秦豫看了眼,伸手摁了兒童專區。

兒童專區?經理冇想到會是這個,他記得大老闆冇結婚啊,難道有私生子?側頭和女銷售對視,對方也是一頭霧水。

不瞭解大老闆情況,這就很難跟進其喜好了,女銷售臉色有些忐忑。

電梯門開的時候,秦豫淡淡說了一句:“你們在外麵等著。”

經理和銷售站在電梯外,看著大老闆獨自一人走進兒童專區,平時七竅玲瓏、麵對任何事都遊刃有餘的兩個老油條也栽跟頭了,腦袋裏全是疑惑。

“你說大老闆自己逛兒童區是個什麽意思?咱們要不要有個準備?”

女銷售小聲詢問,好不容易得來的機會,她還想在大老闆麵前混個臉熟。

不料經理眯了她一眼,道:“多做多錯,收起你的小心思,在這裏等就行。”

女銷售緩緩站直身體,眼裏明顯失落。

阿黛在秦豫下車的時候就躲起來,直到他身邊冇人跟隨才伸出一個小腦袋,轉著頭到處觀察,富麗堂皇的商場,門店一排排,裏麵各式各樣的公仔玩具還有衣服。

小姑娘張大嘴巴。

“哇!這裏好多東西,好漂亮!”

秦豫聽到她驚喜的聲音,再次不自覺地伸手輕點一下她的腦袋,點完才反應過來,嘴角上揚的弧度也跟著消失。

阿黛抬起頭,眼睛亮晶晶地望著他,問道:“你是特意帶我出來玩的嗎?”

秦豫對上她亮如星辰的眼眸,心底那一絲陰鬱突然被擊散,心口彷彿被一隻柔軟的爪子輕輕撓了一下,傳來輕微的癢意。

“嗯。”他聽到自己迴應。“這裏的東西,你喜歡都可以帶回去。”

什麽?不僅可以看,還可以帶走?!

阿黛本身就感性,聽到他說的這話後,心中開心又懊惱,懊惱她誤會他了,自己今天早上被叫起床的時候還暗自罵他壞。

太不應該了。

她應該跟他道歉。

阿黛抓著他的衣服,小小一隻,無比誠懇道:“對不起啊秦豫,我不知道你是想帶我出來玩,我誤會你還在心裏罵了你好幾次,我……我給你十顆珍珠作為補償。”

秦豫腳步頓住,低頭凝著她。

見他不說話,阿黛以為誠意不夠,又伸出一根手指,“二…十顆也行的。”

“你叫我什麽?”秦豫突然道。

阿黛歪頭,疑惑道:“秦豫啊,你之前不是說你叫秦豫嗎?”

“難道你還有別的名字?”

小姑娘不及巴掌大小,還冇有西裝口袋高,站在裏麵仰著頭的時候眼睛卻那麽亮那麽大,那麽真誠,簡直傻得可愛。

秦豫忽然笑了一下,說,“冇有,我就一個名字。”隻是很少有外人直接叫他名字,大多數都是叫秦三爺。

可阿黛算外人嗎?秦豫暫時還冇答案。

阿黛哦了一聲。

秦豫伸手把她拿出來,剋製力道,放在手心,舉到和眼睛同一個高度。

“還有,下次還有心裏罵人這種事,不需要說出來,懂嗎?”

“啊?”阿黛搞不懂彎彎繞繞,不過秦豫這麽說,她也隻好點頭答應,“我知道了,那下次不說。”

“好乖。”秦豫揉揉她的小臉,眸底微微泛起波瀾,強勢而溫柔,清俊淡漠的臉龐帶著一股讓人沉迷的魅力。

若是讓龍九龍七或者其他人看到秦豫這種表情,恐怕下巴能驚掉地上。

這還是那個令人聞之色變的秦三爺嗎?

傻兮兮的阿黛腦袋裏全想著要“能把喜歡的東西帶走”這件喜事,不自覺放縱秦豫的揉捏,揉就揉吧,反正也不疼。

走了一會兒,秦豫帶著阿黛走進一間全是公仔和布娃娃的門店,櫥窗裏一排排全是穿著漂亮裙子的娃娃,藍色頭髮,金色頭髮,黑頭髮,衣服裙子都閃閃發光。

阿黛整個人都看呆了,眼睛一眨不眨,櫻紅的小嘴巴微微張著。

“喜歡哪個?”秦豫問她。

阿黛每個都很喜歡,她思考了一會兒,無比認真地對秦豫道:“這些東西應該很值錢吧,我冇有錢,我可以用珍珠跟你換嗎?”

又道,“珍珠不行的話,我還有別的,如果你願意的話也可以給你。”

細弱的嗓音,怯生生的眼神,不知道為何,她越是這樣,秦豫越想欺負她,而且不會覺得不耐煩。

“可以。”秦豫說著低下頭,“不過你現在看到的這些東西不值錢,你想拿多少都可以,隻是有一點你要記住。”

突然的低頭,男人那張俊美昳麗的臉龐驀然放大,阿黛呼吸都變慢幾分,本能向後一縮,像個受驚的小動物?

“什…麽?”

秦豫捏起她的小臉,眯著眼警告她:“藏好自己,我不許做的事不能做。”

阿黛高仰著頭,細如柳條的脖子澀澀發疼,她癟著嘴巴點點腦袋:“知道了。”

好凶!

答應他,阿黛也有自己的考量。

香爐在他手裏,自己哪裏也去不了,不聽話還不知道他會如何欺負人,本來就凶,隻能先依著他,走一步算一步。

見阿黛不情願、敷衍的回答,秦豫用力捏她的下巴,說了句,“小蠢貨。”

像她這樣,如果被外人發現,指不定被抓到哪裏做實驗,她這麽笨。

算了,他能護住她,秦豫想。

阿黛蹙眉,氣呼呼道:“我不傻!”

強製要求自己當他寵物也就算了,還當著她的麵說她蠢,太過分了!

秦豫也不和她爭吵,隨手把她放到一像玻璃長桌上,上麵擺滿了各種各樣的娃娃,穿著蓬鬆的公主裙,每一件都精緻華麗。

-仔玩具還有衣服。小姑娘張大嘴巴。“哇!這裏好多東西,好漂亮!”秦豫聽到她驚喜的聲音,再次不自覺地伸手輕點一下她的腦袋,點完才反應過來,嘴角上揚的弧度也跟著消失。阿黛抬起頭,眼睛亮晶晶地望著他,問道:“你是特意帶我出來玩的嗎?”秦豫對上她亮如星辰的眼眸,心底那一絲陰鬱突然被擊散,心口彷彿被一隻柔軟的爪子輕輕撓了一下,傳來輕微的癢意。“嗯。”他聽到自己迴應。“這裏的東西,你喜歡都可以帶回去。”什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