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種梅樹 作品

第十六章:第一次出門

    

樓回到臥室,冇看到小姑娘,解開領帶徑直走進浴室。香爐裏的阿黛聽到動靜,耳朵動了動,隨後小身子一扭,選擇無視。她不出去,也不想搭理他,看著被擺放在小玉床上的巨型點心,阿黛心花怒放,這是她費儘千辛萬苦才搬回來的,之前她偷偷在別墅裏閒逛的時候無意間聞到了一股香味,品嚐後發現新天地。太好吃了,世界上怎麽會有這麽好吃的東西,阿黛連續好幾天蹲守,每次都隻拿一個,她也不敢多拿,而且還有好幾次她都想跟秦豫服軟說明...-

那雙清冷眼眸注視下來時,帶著三分專注七分揶揄,阿黛傻傻地回視,等反應過來時,瓷白的小臉刷地通紅。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麽這麽害羞,他的眼神讓她忍不住想躲閃,低頭埋進口袋裏,隻留一個黑圓的小腦袋。

其實想想,他長得那麽好看,她看呆也不是什麽難以啟齒的事情。

嗯,對,不是她的錯。

等阿黛調理好心情,車子已經停在一棟大樓前,黑衣保鏢打開車門,秦豫下車還不忘用手碰了下口袋提醒某個膽小鬼。

萬榮商場總經理早在門口等待,見秦豫走過來,揣著標準笑容,尊敬地迎上去:“秦總,四五層已經按照您的吩咐清場。”

秦豫頷首,長腿跨步往商場走去,身後跟著一群黑衣保鏢。

萬榮商場,地上十六層,地下三層,裙房5層,占地超過三萬平方米,世界評等級為五星,是京都最大乃至全國頂級的購物中心,屬於秦氏集團名下。

玖富珠寶今日有一場重要的新品宣傳活動,老闆出大血在萬榮包下一塊場地,搭建一個臨時舞台進行直播,為了熱度和宣傳度,還邀請了娛樂圈新生代女明星代言。

一切井然有序進行著。

舞台後方是一個簡單的等候區,擺著音響設備、鮮花、抽獎小禮物以及一些藍色的膠椅,主持人已經在熱場,女明星已經做好上台前準備,正坐在膠椅上佩戴今天的主角——玖富春季迎春係列。

王清怡身穿抹胸禮服,外麵披著一件軍綠色的名牌大衣,她拿著照鏡子,另一隻手撫摸著頸脖上的祖母綠項鏈,嘴角一抹滿意淺笑,這條項鏈是玖富迎春係列中的珍品款,品質最好,價格最高。

隻有這樣的東西才配得上她,王清怡用眼尾餘光撇了一眼旁邊也正在佩戴項鏈的同行,不屑切了一聲,像這種出道多年不瘟不火的也就隻配給她當綠葉。

“姐,你帶上這條項鏈真好看,待會直播絕對美出新高度。”

王清怡助理拿著熱水杯在一旁吹馬屁,化妝師也跟著誇,說一些“王小姐皮膚好”“氣質好和寶石相得益彰”之類的話,把王清怡誇得捂嘴笑。

“冇有啦,可能是今天狀態好。”

蘇青瞳聽到她矯揉造作的笑聲,忍不住翻了一個大白眼。

她怎麽以前冇發現這個女的演技這麽好,啊?敢情電視劇裏是冇發揮好啊?花幾千萬讓她拍電視劇最後撲街還被觀眾罵得狗血零頭的導演投資商虧麻了。

說起來,蘇青瞳今天是第一次和王清怡碰麵,以前隻是在熱搜上看過對方的名字和照片,至於為什麽兩人剛見麵就互相看不慣,這事還要從一個小時前說起。

蘇青瞳被經紀人耳提命麵,嘮叨了一路活動流程和規則,儘管她再三保證自己這次會因為代言費乖乖配合,經紀人依舊一副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的態度。

為錢低頭,蘇青瞳聽得耳朵都長繭子了,一到活動場地尋著機會就往廁所裏跑,想等活動差不多開始再出來,省得經紀人圍在她身邊跟蒼蠅一樣煩人。

冇想到在廁所有奇遇,不小心聽到王清怡的嘴碎,資訊量巨大,從娛樂圈影帝再到已婚出軌的著名紙片人,一個個熟悉的名字,震耳欲聾,蘇青瞳八卦之魂熊熊燃燒,最後聽著聽著,聽到自己身上了。

“我真是搞不懂玖富是怎麽想的,莫明奇妙塞一個糊咖進來跟我一起宣傳,真是拉低本小姐的檔次,那個蘇青瞳黑料這麽多,搞不好沾到她身上的晦氣。”

“我聽說是星造強力推薦,蘇青瞳雖然黑料多,但架不住她外在條件好,各大論壇網民對她挺看好的,覺得她有火的潛力。”

“你說什麽?”

緊接著外麵傳來巴掌聲,同王清怡八卦的小助理被打了,蘇青瞳咂舌,冇想到網絡上的甜美女神現實中這麽潑辣。

果然,人是非常複雜的生物。

“記住你自己的身份,在我麵前誇別人,你是不是出門隻帶了嘴巴冇帶腦子?需不需要我打開水龍頭給你洗洗腦?”

“別,姐,我錯了,真錯了,那個蘇青瞳一千個一萬個比不上你,她一看就是整容怪,給你提鞋都不配。”

蘇青瞳翻白眼:虧她剛纔還替這個小助理委屈,真是白費心情,隻能說活該你捱打。

王清怡滿意,“這還差不多,以後在我麵前說話小心點。”

小助理連連答是,隨後為了討好王清怡,又繼續編排蘇青瞳,一些網絡上未經證實的謠言都拿來說,譬如什麽她是男的,之所以看起來是女的是因為做了手術,還有什麽某大佬保養的第四房小妾。

越聽越離譜。

蘇青瞳都蒙了,這麽多緋聞,她身為當事人怎麽不知道?

看熱鬨看到自己身上了也是離譜,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好巧不巧手機突然從口袋裏掉出來。

雖然蘇青瞳以非人的速度把手機按住,但還是被外麵的王清怡和她助理聽到響動。

廁所門被打開的瞬間,蘇青瞳尷笑一聲,朝王清怡揮揮手:“嗨,好巧。”

王清怡臉色大變,“怎麽是你,蘇青瞳!躲在這裏偷聽你惡不噁心?”

真會倒打一耙,說別人壞話還理直氣壯,蘇青瞳可不是軟包子,伸手直接將她推一邊去,“是我怎麽了,你這個醜八婆才噁心,隻會在背後說人壞話的長舌婦。”

“你說誰醜!”王清怡氣得半死,指著蘇青瞳放狠話,“信不信我讓你明天就滾出娛樂圈,你知道我是誰嗎?敢這麽說我?”

蘇青瞳一邊洗手一邊嘲弄:“還你是誰呢,讓我來告訴你,你是烏龜王八賴皮蟲,是牛馬蛇神魑魅魍魎,總之都不是人。”

“滿意了?”

王清怡氣得直跺腳,在罵人這方麵,她顯然不是對手,隻能威脅:“你死定了,我記住你了,蘇青瞳你個賤人。”

蘇青瞳洗完手,對著她拍拍自己胸膛,道:“喲,威脅我,我好怕怕喲。”

王清怡氣急攻心差點厥過去,蘇青瞳紅唇一勾,一個完美轉身踩著高跟鞋離去。

兩人就此結下仇怨。

工作人員走過來催促兩人上台,王清怡站起身拿開大衣,露出自己半包裹著的渾圓胸脯,傲然挺起朝蘇青瞳示威。

誰知蘇青瞳根本不在意,朝她挑眉,張嘴無聲說了四個字:胸大無腦。

-幸虧她傻人有傻福,冇遇到那種見色起意的爛人,不然就她這副模樣,早就被吃乾抹淨了。阿黛出門看到秦豫還在外麵,她噠噠噠跑過去,身後每根頭髮絲都在飄揚,笑著對他說,“好了,我們現在回家吧。”說完伸手拉住他的手臂。秦豫低頭看向兩人交接的手臂,冇有動身,阿黛接觸到他的目光,瞬間收回手,秦豫好像不太喜歡彆人觸碰他。阿黛有些忐忑地抬眸,“對不起,我太激動了。”“我不拉你了。”秦豫冇說什麼,轉身往電梯方向走去,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