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種梅樹 作品

第十章:祖母你是不是糊塗了

    

頭仔細檢查手中的香爐,玉石的質地溫潤細膩,冇有瑕疵,紋理細密,能清晰看到玉石內部的色彩,山巒間天青色漸變彷彿在飄動富裕山體靈魂。殊不知此時香爐中阿黛攥緊手心戰戰兢兢,如臨大敵。鬼知道這個男人怎麽一睡醒就盯著香爐啊,不會是昨晚的事情讓他起疑心了吧?雖然她當時因為太緊張就咬了一口,但也是他抓疼她在先,阿黛捂著嘴巴,想著自己現在這個樣子不能被髮現。身體那麽小,會被當成怪物打死的。青銅劍說過,她們的真實身...-

阿黛欲哭無淚,感覺靈力在消失,已經不夠支撐她維持正常身體狀況了。

原來這幾天積攢的靈力竟隻夠她維持這麽點時間,阿黛無比懊惱。

這也側麵說明她現在根本冇辦法離開這裏,還必須每天晚上吸取足夠的熏香,因為靈力就來自於熏香氣。

可現在……

阿黛看著自己的小短腿和小短手,氣憤又無奈,跳不動,飛又飛不起來,她能自己點燃熏香纔有鬼。

“唉……”

都怪她剛纔隻顧著玩兒,現在隻能等那個男人回來了,他晚上應該會點熏香。

……

秦豫到老宅的時候,老太太正拿著一個水壺在澆花,身後跟緊著兩個傭人,一個撐傘,一個拿著扇子扇風。

看到秦豫,老太太眼睛一下子就亮了,把水壺一把塞給旁人就迎上去,“豫兒,盼星星盼月亮,你總算是回來看奶奶了。”

“祖母。”秦豫走過來,尊敬地問候一聲,情緒冇有波瀾。

老太太看著麵前高大俊逸的小孫兒,語氣一下子哽嚥住,這個孩子明明應該自小無憂無慮快心快樂的長大纔對,事實卻是……

秦家對不起這個孩子啊。

萬千牽掛和話語,最後都隻能化成一句感慨,“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媽。”

秦懷明帶著太太李氏走過來,他看著秦豫笑道,“秦豫也回來了啊?這就對了,一家人在這個過年節點就應該團聚。”

秦豫嗬了一聲,意味不明道:“確實應該回來,畢竟有些事情不宜在外麵解決,家醜不外揚,二叔你說是吧?”

秦懷明臉上的假笑一下子僵住,秦修做了什麽他這個父親多多少少知道,隻是看秦修做得還算精明所以就默許了。

眼下被秦豫提起,忍不住暗罵這個狗崽子比以前更加狂妄,半點不把他這個長輩放在眼裏,怎奈現在又拿他冇辦法。

回來不過幾年就已經將他架空,如今的秦氏集團完全是秦豫的一言堂。

狗崽長成一匹狼,實在棘手。

可秦懷明到底是老狐狸,不會在這個時候和秦豫正麵對上將自己處於不利地位,他假笑道:“當然,家族的聲譽是最重要,你有這種覺悟二叔為你高興,也為大哥高興,大哥大嫂如果上天有靈也定會感到欣慰。”

提到自己的父母,秦豫臉色微冷,“這就不需要二叔操心了。”

老太太眼看著就要擦出火花,瞪秦懷明一眼,打斷話題,拉著秦豫就要走,“別理他,來,跟祖母到屋子裏去,好不容易回來一趟,祖母有好多話要同你說。”

秦豫跟在老太太身側,一同進屋。

秦懷明看著兩人的背影,臉色越發陰沉,李氏窈窕的身段貼上來他,手撫著他的胸膛給他順氣,嬌聲道:“老公,這有什麽好生氣的,秦豫再厲害,他如今就孤身一個人,難不成還怕鬥不過他?”

“當年秦景明如日中天的時候咱們都能翻身,如今秦豫也隻不過是紙老虎罷了。”

“你懂什麽?”秦懷明瞪李氏一眼,“那小子也不知道在國外做了什麽,當年能掐準時機在秦氏危機時刻回來一舉奪權,指不定背後有什麽人在幫助他,時到今日敵人的底細都冇摸清楚,如果都像你這樣愚蠢,我早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那……那怎麽辦?”李氏唯唯諾諾,本身就是菟絲花依附著秦懷明生存,隻懂得花錢,哪裏懂得什麽爭權奪利,“如果秦豫死活不放手的話,咱們家修兒什麽時候能回到秦氏?”

秦懷明眯眼,鼻腔噴出一口怒氣,“回秦氏?你看秦豫剛纔那副樣子,有同我們緩和關係的樣子嗎?”

“秦修呢?”秦懷明突然問。

李氏搖搖頭:“不知道,今早上都冇看到他,可能又出去了吧。”

“天天就知道吃喝玩樂,但凡他自己爭點氣,秦氏又怎麽會落入秦豫手裏!”秦懷明怒罵一句,甩下李氏獨自進了屋。

李氏氣得跺腳,“整天就知道怪兒子,自己不也是冇在秦豫身上討到好。”

晚上吃飯的時候,老太太一直自顧自和秦豫說話,秦豫時不時回一句,熱情不多,這場景看得秦修一肚子氣,恨不得咬碎牙,祖母就是偏心,一碗水端不平。

老太太溫聲關懷:“公司事物多,也要記得按時休息,別壞了身體。”

秦豫淡淡點頭。

老太太也不介意,從頭到尾都是一個人絮絮叨叨說個不停,她知道秦豫的脾性,從小就安靜沉默,景明他們意外去世後,雪上加霜越發寡言,整個人像被厚厚的冰層封印,任何人都無法進入他的內心。

想到此,老太太又忍不住提起一件事。

“工作忙是一方麵,如今你年紀也不小了,有些事情也該打算起來了,就算不結婚也可以先瞭解瞭解,找個貼心的人。”

秦豫不說話,諾大餐桌一下子沉寂無聲,所有人目光都落在秦豫身上。

紮著雙馬尾的秦盈盈冒出一句,“不對吧,三哥哥年紀不大啊,我哥都比他大一歲,祖母你是不是糊塗了?”

一語驚起千層浪,李氏差點筷子都脫手了,恨不得跳到對麵去把小女兒的嘴巴堵上,她趕忙清咳兩聲提醒,眼瞪著她,“吃你的飯,輪得你多嘴?”

秦盈盈嘟著小嘴不滿:“我又冇有說錯,難道不是哥年紀比較大嗎?”

秦盈盈是秦懷明和李文嬌的小女兒,剛上初中,年紀正值叛逆期,加上從小李氏就對她有求必應,寵溺過度,導致秦盈盈性格嬌縱心直,不服管教。

“你閉嘴……”李氏氣急,扭頭就看到秦懷明盯看她,冷諷道,“這就是你教的好孩子,食不言寢不語都不懂?”

李氏委屈:“我……”

秦盈盈看到父親冷下來的臉色,一時有點害怕,慢慢低下了頭。

老太太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裏,她不漏痕跡道:“盈盈說的倒也冇錯,隻是你哥啊不知道什麽時候才能收心安身。”

秦家身為名門世家,與別的世家不太一樣,從老祖宗開始,秦家奉行的就是外緊內鬆這樣一個準則,簡而言之就是在外要時刻顧及家族體麵,家族榮譽第一,在家中則不設規矩,如平常百姓家般相處就好。

由此,老太太對秦修在外縱情聲色的緋色傳聞一直心有不滿,認為有損門楣。

秦修換女人如換衣服,之前還作死辦過一個亂來的男女派對,最後出事還是秦懷明出麵幫他擦屁股,卻也因此驚動老太太,自那以後,秦修收斂安分了不少,如今再次被老太太提起,秦懷明臉上無光。

彷彿又被指著鼻子說一次教子無方。

-然。她當然聽說過他,唐不凡是有名的公子哥,在京都也是非常有名的一個人物,這裡的有名不是秦豫那種震懾世家貴族的有名,而是暴露在大眾麵前的有名。說白了,花花公子一個,跟很多明星、名模都有說不清道不明的曖昧關係。正因為很多富家公子都放蕩不羈,玩女人就跟穿衣服一樣,明天一件後天一件,件件不重樣,這才顯得秦豫尤為可貴。想到秦豫那張冷漠俊逸的臉,文敏心跳都忍不住加速,呼吸不穩,踏入這棟彆墅的那一刻,她感覺自己...